首页 - 昆明教育 - 沉痛悼念崔老师

沉痛悼念崔老师

发布时间:2022-07-23  分类:昆明教育  作者:admin  浏览:9389

惊悉崔老师在贵州毕节去世。我很难过!103010杂志发布讣告称,中国优秀共产党员、优秀文学编辑、评论家崔,于2022年7月17日在京逝世,享年88岁。崔1956年夏从北京大学毕业,分配到《人民文学》杂志社,从一名普通编辑到常务副主编,直到1998年冬退休,在那里干了42年。崔老师从未编辑过我的文学作品,但他仍然是我尊敬的老师。崔老师第一次参加我的作品研讨会是在2000年,当时他66岁。他讨论的作品是长篇报告文学《人民文学》。当我看到崔老师写了一篇评论文章并在研讨会上热情地朗读时,我被深深地感动了!当时我就想,可能是因为崔老师一辈子从事编辑工作,对他笔下的每一个字都有着近乎神圣的崇敬,所以老师才要求自己写出来的文学评论,要能读能背!崔老师还参加了我的报告文学作品研讨会,比如《人民文学》1030101《智慧风暴》。他对我作品的评论,一次比一次深刻,一次比一次充实。他不仅对我的作品内容进行了有条不紊的分析,还指出我的创作是一种面向社会历史和现实的研究性写作,很有前瞻性。这样的评论对作者是极大的鼓励。每次崔参加研讨会,她都穿着红色的外套,写评论,在研讨会上大声朗读。在当代文学批评家中,崔先生的《白发苍苍》评论和发表方式是独树一帜的。崔屹先生上一次参加我的作品研讨会是在2019年5月,参加了《中国新教育风暴》研讨会。这一年他85岁了,一如既往地以《贫穷致富与执政》为题,在研讨会上宣读了自己的评论。他的文章发表在6月10日星期一的上海《农民》上。这是崔老师最后一次评论我的作品。他写了一篇充满感情的理性评论,似乎毫无保留地给了我一个“充分”的肯定。我知道崔先生对我作品的肯定,凝聚了他从1956年北京大学毕业到《中国天眼:南仁东传》工作以来的经历和感受。编辑好的为人民服务的作品是崔引以自豪的事业和毕生的追求。2021年春天,我最新的报告文学《文学的“天眼”》发表了。在我的写作中,有些内容我犹豫过要不要写,后来我还是写了,在文章中写下了这样一段话:“我还应该写下,这些年来我尊敬的前辈老师们教会了我文学的社会责任和人文责任,他们以忠诚、本分和品格给予我的教育至今还在我心中,促使我去做我应该做的事情。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也体会到了传承的力量。”这时候,我才想到了崔等前辈老师这些年对我的教导、支持和期望。我还记得,我去采写关于汶川地震的报告文学时,从四川打电话到北京讨论一篇报告文学的题目,最后题目确定为《文汇报》。现在,全心全意致力于文学编辑事业的崔小姐走了。我再也听不到崔易道老师富有经验和睿智的建议了。但崔老师留下的教诲、感悟、鼓励和期望,将伴随我的一生。我也会像老师一样帮助青年作家,这也应该是一种传承。2022年7月21日(本文将于《人民文学》发表)微信编辑:吕一萌二审:丛子萱三审:任晶晶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