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昆明娱乐 - 著名体育大师|北京体育大学任海教授的“奥运之恋”

著名体育大师|北京体育大学任海教授的“奥运之恋”

发布时间:2022-07-28  分类:昆明娱乐  作者:admin  浏览:2801

温馨提示:全文2186字,阅读需要17分钟。建议先收藏再看,效果会更好!北京老干部(bjslgbj)微信官方账号转载。2016年,已经退休多年的任海再次造访希腊古奥林匹亚遗址。他是操场上挥汗如雨的少年,是工厂铁匠铺旁辛勤劳作的铁匠,是异国冰天雪地里探索奥运的学生,是北京冬奥会众多奥运工作者的导师。北京体育大学教授,国际比较体育协会执行委员,国际奥委会任海奥林匹克研究中心研究理事会(OSC)主任。1.从一个铁匠铺的铁匠,到一个在异国他乡的中国留学生,1950年出生于中国西北的任海,从小热爱运动。小时候,放学后,任海几乎每天都和同学们在户外捡球挥汗如雨。他经常踢到天黑,球看不见了,才在父母喊吃饭的声音中回到家。任海在甘肃武威长大,成了一家县办工厂的铁匠。在工厂里,他在锻造炉旁搭建各种生产工具和生活用品。闲暇时,任海出现在工厂和省运动会的舞台上。1972年,专修体育的任海获得了在北京体育学院(1993年更名为北京体育大学)学习的机会。在两年的学习中,曾经单纯热爱运动的任海逐渐认识到,“运动”二字不仅仅是强身健体和输赢,更是培养人的素质的载体,是一种人生哲学。在北京体育学院的学习经历不仅丰富了任海的体育知识,搭建了专业体育学习的知识框架,也让他感受到了体育领域的丰富内涵和挑战。1978年,我国恢复研究生考试后的第一年,时任西北民族学院体育教师的任海毫不犹豫地报考了北京体育学院。“那时候的考研和现在完全不一样。学校所有研究生专业加起来只有44个名额。”回忆起这段考研经历,任海依然印象深刻。不同于本科期间相对稳健温和的知识框架,在硕士期间,任海以更加专业化的对体育教育的研究,发现了这一研究领域所蕴含的无穷魅力,深刻认识到体育教育既有深厚的理论基础,又有大众文化。随着对体育领域研究的深入,任海深刻感受到体育作为一项事业在当时的社会并不被理解。1981年,任海毕业留校。此后,他通过了体院、体委、教委的考试,获得了去加拿大做访问学者的宝贵机会。“什么?还有体育理论?出国留学?”当任海说要出国学体育理论时,体检医生惊呆了。这一集再次让任海意识到让人们知道体育精神的意义,普及体育知识的紧迫性和重要性。然后任海顺利通过了国内的培训和托福等英语课程。但是当他真正到加拿大留学的时候,任海发现他根本听不懂纯英语的课程。谈及初到国外的窘境,任海开玩笑说,“我甚至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在学英语。”当时他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无论我要上什么专业课,教室里都有许多学生和教授,但我是唯一去过的人。”凭着毅力,任海通过四个月的“耳朵训练”,翻过了语言障碍这座大山,成功融入了国外的英语学习环境。此后,任海以访问学者的身份在外国学习交流了一年。这段时间的学习也让任海萌生了攻读博士学位的想法。在加拿大学者的推荐下,加上之前的学术成就,任海很快获得了去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机会。任海的博士论文题目是《古代中国和古代希腊体育的比较研究》。为了探究古希腊体育和古代中国体育的异同 古希腊奥运会作为古希腊体育史上的一大亮点,也让任海在学习中与奥林匹克结缘,对奥林匹克精神、奥林匹克主义、奥林匹克价值观等概念有了全面而深刻的理解。任海当时也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去奥林匹克的发源地希腊看看”。在加拿大读完博士一般需要五到六年,而任海只用了四年。“我学习很努力”,任海回忆起自己在异国的学习时光,至今印象深刻。“那时候我经常整天泡在图书馆里,有时候看书看得入迷,没注意图书馆关门。最后发现自己被锁在图书馆里,就让保安开门带我出去。”在加拿大的学习经历不仅让任海大开眼界,也让他与奥运会结下了不解之缘。2.从奥运读本到向世界抛出的友谊橄榄枝。1988年,任海成功获得博士学位后回国。几年后,中国首次提出申办奥运会。当时国际奥委会呼吁申办国在高校开设奥林匹克课程。如果要开设课程,就离不开教材,但当时国内还没有关于奥运的教材。于是任海被迫率先编写了中国高校第一本奥林匹克教材。“当时人人都知道奥运会,但当谈到奥林匹克主义和奥林匹克精神的概念时,许多人都感到困惑。”任海说,他和当时的团队也是边编边学。在撰写这本书的过程中,中国逐渐与国际奥林匹克组织有了越来越多的接触。1994年,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给北京体育学院发了一份传真邀请。这份传真是发给全世界的奥林匹克学者的,邀请他们参加国际奥委会在瑞士洛桑举办的研讨会。1994年,任海应邀参加国际奥委会的研讨会。作为特邀学者,任海第一次见到了很多国际知名的奥运学者。同年在巴黎,任海作为唯一的中国特邀学者出席了国际奥委会百年大会,在那里他结识了希腊国际奥林匹克学院院长,后者邀请任海到希腊奥林匹克学院讲学。当任海踏上心仪已久的奥林匹克圣地——奥林匹亚。“我第一次站在古希腊的奥运会赛场上,心中就有一种朝圣的感觉。当我看到顾拜旦的墓碑时,我感到一种不可抗拒的心潮澎湃。在奥林匹克会址的庄严气氛中,一草一木都与我所学的理论融为一体,周围的一切都活了过来。我仿佛看到古希腊奥林匹克运动员在我身边比赛。”任海对当时的情景记忆犹新。1994年,在任海的参与下,体育大学成立了中国。第一个奥林匹克研究中心。这个研究中心作为载体,美国、加拿大、希腊、巴西、德国等国的学者都曾来此与我国的学者进行交流学习,深化了与国际上奥林匹克学者们建立的联系。任海还和来自巴西的学者合作编著中英文对照的奥林匹克读本,国际奥委会原主席雅克·罗格亲自为这个读本写了序言,还把这本读物送给了世界各国的奥委会。这些经历让任海意识到奥林匹克价值是永恒的、无国界的。它是全世界不同文化、不同国家、不同种族聚集在一起进行沟通的平台。随着北京成功申办2008年奥运会,任海以东道主的身份向国际上的奥林匹克学者们递出了橄榄枝,邀请他们相聚北京,讨论奥运火炬接力等筹办事宜。通过奥运这个平台,实现了无国界的交往。3.从“双奥之城”展望奥运传承“怎么能让孩子们接受?怎么通过体育的方式让孩子们感受到奥林匹克运动的魅力?”在编著2008年北京奥运会面向国内中小学生的奥运读本时,这些问题成了任海面临的“拦路虎”。在参编过程中,习惯于学术论文语言的任海,为了让孩子对奥运文化感兴趣,花费了不少心思。他坚持寓教于乐的理念,通过故事、漫画、图片等孩子们喜闻乐见的形式,增加读物的可读性,拉近了奥林匹克与孩子们之间的距离。同时,任海还找了不少中学生和小学生,面对面地听取他们对读物的意见。“如要吸引100个人参加体育锻炼,就要20个人接受专门训练,为吸引这20人接受训练,就必须有5个人具备创造非凡成绩的能力。奥林匹克运动立意不在于龙争虎斗,供大众消遣,而是激发人们自强不息的精神,激励整个社会的参与。”通过2008年参与北京奥运会的经历,任海更加真切地理解了顾拜旦这段话的含义。运动对人类社会公益、人类精神、人类价值观都有着积极的意义,尤其是对青少年群体而言,奥林匹克可以实现“催化剂”的效果,从而起到引导性的作用。2022年北京冬奥会申办成功后,任海又一次投身到了奥林匹克事业中去,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2022年冬奥会场馆赛后开发与利用》《河北省冰雪产业蓝皮书》《河北省冰雪活动蓝皮书》等多项编制工作昆明资讯,并积极参与北京冬奥会、冰雪运动等相关主题的论坛。北京作为世界首个“双奥之城”,任海认为我们有责任对奥林匹克运动贡献出独特的中国力量,要继续深化奥运与教育之间的关系,更要和老百姓的生活结合起来,“奥运是要把人民群众美好生活的需要作为核心理念,由此展开,为政治服务、为经济服务、为广大群众服务……这其实也和现在国家发展的核心价值观是完全契合的。”任海作为导师与学生合影任海的学生投身到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一线工作中。有的走访无数校园,有的在电视上进行冬奥知识宣讲,有的活跃在冬奥会现场……看到自己的学生为奥林匹克事业发光发热,任海表示仿佛自己也在现场一般,甚至比自己亲力亲为更高兴,“我一个人能够做的事是有限的,但这种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传承中所蕴含的力量却是无限的”。对于本次冬残奥会,任海也分享了自己对于残疾人体育独到的思考与见解:“残疾人不应该与正常人分开,往往我们提到残疾人,第一个想法都是先治疗,然而正确的方向应该是以残疾人体育来促进社会包容性建设。”本次冬残奥会也为实现这一目标提供了契机与载体,“我们在残疾人体育赛事中寻求的不应该是康复或者励志的榜样,而是把握好冬残奥会这一契机,在全社会推广包容的精神、在全社会范围内实现进步。”无论是夏季奥运会、冬奥会亦或是冬残奥会……奥林匹克展现出的鲜活生命力与其多元化的深厚底蕴都如同火炬般指引着任海在这一事业中不断的思考与探索。从一个人、一本书、一次会议、一个奥林匹克研究中心出发,任海作为教育工作者义无反顾地将奥林匹克所具有的强大生命力推广到了世界的各个角落,更让它在中国大地上开花结果。​任海教授简介​任海(1950- ),博士,教授,北京体育大学博士生导师,1981年获北京体育学院教育学硕士学位,1988年在加拿大阿尔伯达大学获哲学博士学位。现任北京体育大学教授,国家体育总局体育科学研究所首席专家并兼任该所奥林匹克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中国体育科学学会理事会理事、体育社会科学学会副主任委员,国际奥委会奥林匹克研究中心研究理事会理事,国际比较体育学会执委,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学科评议组成员等。主要研究领域为奥林匹克运动。主编过《奥林匹克运动》《奥林匹克研究》《奥林匹克运动百科全书》等著作。获得过中国科协授予的“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称号及中组部等六部委授予的“留学回国人员贡献奖”等。声明:除特别注明原创授权转载文章外,其他文章均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或平台所有。如有侵权,敬请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