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昆明旅游 - 公司申请诉前保全后 未起诉 那人要求赔偿损失 法院判决了

公司申请诉前保全后 未起诉 那人要求赔偿损失 法院判决了

发布时间:2022-07-31  分类:昆明旅游  作者:admin  浏览:3870

诉讼保全措施不当造成被保险人财产损失如何赔偿?为顺利执行生效判决,防止债务人转移资产规避生效判决的执行,昆明债权旅游在诉讼过程中向人民法院申请采取查封、冻结、扣押债务人动产或不动产等强制措施。为防止债权人申请不当的财产保全措施,法院可以要求申请人提供相应的财产担保。当然,法院可以根据职权采取财产保全措施。申请人申请财产保全措施不当,造成被申请人财产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新疆伊宁男子李某是新疆某材料厂负责人,李某是该厂合作商户。李在代表新疆某材料厂与北京某公司签订业务合同过程中,拖欠货款28万元。北京某公司起诉要求李某和材料厂偿还货款及违约金33万余元。北京某公司申请诉讼保全,查封冻结新疆某材料厂及李某施工的材料设备35万元。最终,法院判决李某乙偿还北京某公司欠款28万元。李某认为法院只是判令李某偿还欠款,而诉讼保全查封冻结了新疆某材料厂和李某的财产,属于保全错误,故起诉北京某公司和某担保公司赔偿损失7万余元。2022年7月9日,裁判文书网公布,新疆高级人民法院重新判决北京某公司、某担保公司赔偿李利息损失2520元。2014年1月3日,北京某公司与新疆某材料厂经协商签订《供货合同》,约定由李某代表某材料厂签订合同。合同生效后,北京某公司按约定向某材料厂供货。截至2015年2月16日,某材料厂在双方结账后,向北京某公司出具了欠款277960元的单确认。2015年4月28日,北京某公司向伊宁市法院起诉某保温材料厂(以下简称某材料厂)、李某、李某,请求判令某材料厂、李某支付货款及违约金共计33552元。2015年4月29日,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北京某公司向伊宁市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请求冻结李某材料厂、李某、李某银行存款35万元或查封、扣押同等价值财产,并向法院提交某公司出具的35万元担保函作为担保。2015年5月4日,伊宁市法院出具查封财产清单,内容如下:“1。外墙抹灰砂浆2830袋;2.三馆设置水泥发泡切割机;3.一个圆形搅拌机(无厂名);4.搅拌机,一大一小。”2015年10月29日,北京某公司以民间借贷纠纷为由,向伊宁市法院申请诉前保全银行存款41159元或查封、扣押等值财产,并提供某公司出具的41159元保函作为担保。同日,伊宁市法院裁定冻结被申请人李的银行存款41159元,或查封、扣押其等值财产。2015年11月3日,伊宁市法院冻结了案外人李某应向李某支付的执行案款41159元。北京某公司对41159元没有提起诉讼,只是申请了诉前保全措施。2016年8月4日,伊宁市法院对北京某公司诉某材料厂与李某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作出民事判决:李某向北京某公司支付货款277元、960元及违约金55592元,驳回北京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李不服判决提出上诉。2017年2月14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分院作出(2016)新40民段字第2732号民事判决,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17年3月6日,李向伊宁市法院提交了撤销房产预 法院认为,关于李某主张法院应冻结案外人李某支付的案款41159元所造成的利息损失,根据民事裁定书第221号,因财产保全的被申请人是李某,被保全的财产也是李某应得的案款,且李某是某材料厂的经营者,本案中,北京某公司请求对某材料厂经营者李的财产采取法律措施,是为保障其权利的实现而采取的必要措施,不违反法律规定。关于李要求法院根据民88号裁定,维持对其迫击炮造成的经济损失的赔偿。北京某公司起诉某材料厂和李某后,虽然一、二审民事判决都没有最终判决某材料厂承担责任。李某系某材料厂经营者,李某以某材料厂签约代表或代理人的名义于《供货合同》、《欠款确认单》签订合同。因此,北京某公司起诉李某经营的材料厂是正常的民事行为。已尽到合理注意义务,并非恶意行使诉讼权利,主观上不存在过错。北京某公司提出对李的财产进行保全和担保,其行为符合法律规定,不存在违法性。判决:驳回李的诉讼请求。李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二审法院认为对申请保全的当事人的尽职要求不应过于苛刻。不能仅仅因为诉讼请求得不到判决支持就判断申请保全是否存在过错,而应该采用通常的客观标准,即普通人的注意义务作为判断标准。北京某公司基于《供货合同》、《欠款确认单》案件中对李某作为某材料厂代理人的信任,认为李某在本次交易中履行的是某材料厂的职责,本次交易的交易对方为某材料厂。北京某公司起诉并申请保全某材料厂及其经营者李某的财产。虽然生效判决最终认定李某在合同履行中的行为不构成材料厂的职务行为,但这只是北京某公司在起诉保全过程中对李某行为法律性质的判断出现偏差。其行使诉讼权利并无恶意,其申请财产保全本身并不违法。北京某公司向人民法院申请诉前保全措施后,一直未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北京某公司在申请诉前财产保全时,没有法律规定的诉前保全的合理理由。北京的一家公司司该申请保全行为,存在恶意滥用保全制度、不当行使诉讼权利的主观过错。一审判决对该行为性质认定错误,依法予以纠正。伊宁市法院根据北京某公司的诉前保全申请,冻结41159元,该保全财产属于第三人到期债权,并非李某被保全时已现实取得的财产,而仅是一种财产权利,不存在利息损失问题。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关于被冻结存款如何计付逾期利息问题的复函》(银办函(1997)20号)的规定,对不属于赃款但因司法机关冻结而逾期的款项,银行或金融机构应计付逾期利息。因此,李某主张北京某公司的诉前保全造成其被冻结银行案款的利息损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李某再审诉称:涉案被保全财产在保全期间无法使用造成超过保质期报废的事实,原审没有查明被保全财产是否受到损失及具体损失数额属于遗漏案件事实。原审认为申请保全的当事人若不存在主观恶意就不属于申请“错误”,是对《民事诉讼法》第108条规定的错误理解。北京某公司的保全行为确实造成了我的财产损失,理应向我赔偿财产损失。北京某公司辩称,我公司有理由相信李某与我公司有合同关系,我公司申请保全时已尽到了合理的注意义务,不存在过错,不应当承担任何责任。法院对砂浆等财产进行查封后,李某在其厂子内仍出售砂浆。李某对其存在损失的事实及相应损失具体金额都不能证明,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新疆高院认为,申请财产保全错误,实质上属于民事侵权行为,申请人应当承担过错责任。判断保全申请是否错误,应当对申请人是否尽到了合理注意义务进行考量。只要申请保全人基于现有事实和证据提出诉讼请求,并确实尽到了一个普通人的合理注意义务,即使法院判决最终没有支持或仅支持其部分诉讼请求,也不应认定保全申请错误。北京某公司在申请人民法院对41159元采取诉前保全措施后,并未基于其诉前保全申请中所提及的理由,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其申请财产保全的合理性已经丧失,故北京某公司该申请诉前保全行为,确属存在恶意滥用保全制度、不当行使诉讼权利的主观过错,李某的该项再审理由成立,予以支持。北京某公司的诉讼行为仅反映出其存在法律认识的偏差,北京某公司基于其对诉争事实和权利义务的判断误信李某一是某材料厂的签约代表人或代理人,并因此起诉李某经营的某材料厂属于行使合法的诉讼权利,并非恶意行使诉讼权利,北京某公司申请该诉中保全并提供担保符合法律规定,不存在明显的主观过错。因北京某公司相应诉前保全41159元申请过程中确有错误,北京某公司应当赔偿李某因该保全所遭受的损失。北京某公司申请保全行为对李某造成损失的计算应以李某实际被保全案款金额40,650元为基数,以2015年11月4日至2017年2月24日为资金占用期间,以年利率4.75%计息,即北京某公司应向李某支付利息损失2,520.86元(40,650×4.75%/12个月×15个月零20天)。原判决未支持李某关于利息损失的请求确有不当,予以纠正。北京某公司相应申请保全行为不存在明显过错,故依法不应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原审不支持李某主张的砂浆损失并无不当。2022年7月6日,新疆高级法院再审判决,李某的再审请求部分成立。判决北京恒诺兴盛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向李某支付利息损失费2520.86元,伊犁某诉讼保全担保有限公司承担补充清偿责任;诉讼保全需谨慎,采取保全措施不当给被保全人造成损失,需要承担赔偿责任的。北京某公司与李某一签订了供货合同,但是,李某一过去一直代理新疆某材料厂与北京某公司签订合同,所以北京某公司就认为李某一在合同上签了李某和新疆某材料厂的名字,就是新疆某材料厂进货,此后李某一在欠款确认单上签名。最终法院认定277960元的欠款是李某一的行为,与李某和新疆某材料厂无关。三级法院均认为,北京某公司基于对李某一过去代理新疆某材料厂签订业务合同的经历,误认为277960元的《供货合同》也是新疆某材料厂的业务,在追要欠款起诉过程中,以新疆某材料厂和李某,李某一为被告,并申请诉讼保全查封冻结了新疆某材料厂和李某的财产,这属于正常的诉讼行为,存在一些误差,但不属于主观故意实施的滥诉,滥用诉讼保全行为,对此主张诉讼保全侵权赔偿责任不成立。北京某公司以民间借贷为由申请诉前保全李某41159元款项,但是并没有提起诉讼,属于滥用诉讼保全的侵权行为。由此造成的损失应当赔偿。不能以判决结果是否支持诉讼请求作为诉讼保全是否错误或者不当的依据,诉讼保全只要是便于裁判文书执行的事先防范措施,对申请人要求过于苛刻将造成诉讼保全制度无法实施。这起因诉讼保全引发的侵权索赔案,法院最终仅仅是支持了申请诉前保全,而没有提起相应诉讼而造成利息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