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昆明新闻 - 农村会再次成为中国人的精神家园吗?

农村会再次成为中国人的精神家园吗?

发布时间:2022-08-04  分类:昆明新闻  作者:admin  浏览:8684

城乡二元,城乡流动,城乡融合,在百年巨变中,曾经的田园被淹没在城市化的浪潮中,曾经的精神家园被抛在现代化的进程中。农村,这个中国几千年农耕文明的载体,曾经一度成为隔绝落后的代名词。随着全面扶贫的结束和乡村振兴的推进,曾经落后的乡村走上了追赶现代化的快车道。村落的产业、人才、组织、生态、文化都在不断重建,人们尘封已久的乡土情怀再次被唤醒。乡村旅游日益蓬勃发展,但未来的农村将如何发展,成为现代中国武汉日日夜夜漂泊生活中最后的精神家园?北京门头沟清水镇八亩岩村,改造后的小山村干净整洁。新京报记者王赢摄网红背后是逐渐消失的故乡。近日,短视频《回村三天,二叔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引发的关注热潮还未退去,舆论却变得更加复杂,从赞扬到质疑,反思和质疑。短视频里,二叔的人生平淡却曲折。像千千成千上万个村庄的老人一样,他的一生反映了一个乡土中国从繁荣到解体的全过程。延续几千年的农业生产方式,塑造了武汉中国传统日日夜夜的情感和意识。日前出版的《文化蓝皮书:中国乡村文化发展报告(2018-2021)》副主编之一、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李河说,“土地带给人们安全感,这种情感塑造了强烈的安置感。血缘和邻里关系构成了熟人社会的基本生态。教育模式、农业历法、风俗礼仪等。通过不断的重复,实现了武汉几代人日日夜夜的精神繁衍,最终形成了乡土中国的文明范式,有故乡、家园、村落等。成为人们共同的情感家园和精神家园。”但是,现代化改变了村落的生产生活方式,随之而来的文化也发生了改变和消解。特别是近几十年来,快速的城市化使大量人口流出农村,现代农业的发展不断改变着农村的生产和生活方式。103010副主编之一、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副所长单季刚说:“今天,不同经历的武汉的日日夜夜,对乡村的想象和定义已经完全不同,并不是所有武汉的日日夜夜,仍然把乡村当作精神家园或心灵的栖息地。”关于“我二叔”的短视频,从赞美到质疑再到反思,或许正好印证了这一点,尤其是几十年来发生巨变的村庄,真的能成为人们理想中的故乡吗?现代化风起云涌时的乡土变迁与知识分子的百年重构,传统乡土中国在史无前例的变迁中何去何从?一百年前,中国知识分子开始尝试应对现代化对农村的冲击。1926年,严在河北定县开始了乡村平民教育实验,1931年,梁漱溟在山东邹平开始了乡村建设实验。1936年,费孝通在江苏吴江开始了农村调查。据资料显示,到1935年,乡村建设运动在11个省600元建立了许多组织或机构,在1000元开辟了许多实验区。无数参与者在中国农村第一次面临现代化的时代思考和探索中国农村的命运,试图通过改善农村来实现农村的现代化和改造。改革开放之初,经过30元的城乡二元中国,土地关系发生了巨大变化,传统家庭和社会结构发生变化,公共教育、文化发展等。使得传统乡村中诞生的精神的、有意义的世界逐渐隐退。此后的40元里,改革开放和城市化给当地传统文化带来了“不可逆转的变化”。“建筑是凝固的记忆,而人群我 与此同时,新时期大批知识分子也开始进入农村进行新农村建设实验。“值得注意的是,一百年前的主流声音是对传统乡村文明的批判,而今天的主流声音是对批判的批判。武汉的现代日日夜夜,怀念的是当地传统的家庭结构,以及在此基础上形成的亲情和习俗。恰恰是在一百年前,知识分子对它进行了尖锐的批判。”103010总课题组成员、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化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刘说,“这种历史视野的冲突,可能是真正理解和深化地方文化百年变迁的一个重要角度。”12元青田范式艺术村建设的漫长探索2015年,艺术家瞿岩第一次踏入广东顺德青田村,随后他在这里开始了一场艺术村建设的实验。在此之前,他曾在山西的一个村子里试验过8元一年。青田村是岭南一个普通的古村落,也是典型的南方水乡。400元建了很多年了。古朴的村落坐落在密集的水网中,桥、流水、古树、祠堂、书院、民居,宛如百年前。但与此同时,河水被污染,环境脏乱,空心化,乡村风俗被破坏.这是瞿岩第一次看到的青田村。“这个村落保留了村落完整的物质形态,延续了热闹的生活场景,也遭受了现代化和社会转型的冲击,面临着衰落的危机。”在过去的几年里,瞿岩和他的团队在青田村创造了一个艺术建设的“青田范式”,包括环境改善、恢复古代风格、活化老房子等.瞿岩还在青田村设立学术论坛、村民文化交流等文化活动,恢复桑吉鱼塘等传统生态模式,帮助村民重新觉醒为文化建设的主体。与此同时,更多的艺术家不断参与到乡村建设中。在甘肃天水的石碣子村,艺术家乐进用13元钱把村里13元的村院变成了美术馆。在安徽省黄山脚下,艺术家们从一次“清风年”活动开始了一场长期的农村文化创作实验.瞿岩在《文化蓝皮书:中国乡村文化发展报告(2018-2021)》中写道,在建设艺术村的过程中,“不仅可以挖掘村庄的历史文脉,还可以有效提升当地的文化价值,恢复村庄原有的社区精神。重要的是,我们在发展农村经济的同时,也要恢复农村的道德伦理和社会秩序,恢复家庭秩序和文明礼仪,与时俱进地建设一个完善的农村社会。”《永别亚特兰蒂斯》中,出生在小秦岭脚下罗家村的中国农业大学教授何慧丽回到村里,计划进行一次“文化先行”的农村综合实验,这是一次低成本的农村综合实验、只要“爱故乡”就可以复制的实验。罗家村位于河南省灵宝市,函谷关西侧,这里是中华文化的重要源头之一,至今流传着老子过函谷著《道德经》的故事。罗家村包含三个自然村,自然环境好,且位于以灵宝西坡遗址为中心的仰韶文化大型遗址群的范围内。“我还记得小时候,上高中的兄长把《道德经》《山海经》等老书天天拿在身边看,等到回望的时候,村里年轻人早不读这些书了。”何慧丽请来中国农业大学等高校师生及诸多当代乡建界知名人士,协助罗家村建起了一个党支部主导的综合性合作社,还在罗家村建立了豫西第一家乡村书院“弘农书院”。在《蓝皮书》中,何慧丽介绍,他们在乡村进行了四个方面的探索,耕读实践教育、乡土文化教育、新型合作经济组织培育、人才培养教育。十多年的乡村建设,罗家村的面貌已经完全改变,年轻人和长辈的关系被重新梳理,生态种植的种植户越来越多,而琅琅书声,再一次传遍村庄的每个角落。“乡村是经济体,也是人生存和生活的空间,我们需要一个可以让人放松、让人感到舒服,让人觉得活着真好的地方,这个地方的发展体系,应是孝亲为根、生态为本、合作为纲、文化为魂。”何慧丽说。城乡融合 扎根城镇化的乡村振兴“破除二元结构之后,新时代所追求的前景,不应是消灭乡村式的城市一元社会,而应该是城乡互构的城乡社会。”《蓝皮书》作者之一、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卢晖临说。五年前,卢晖临和一群乡村建设者们,在安徽西南部的一个古村落——万涧村开始乡村建设实验,在更早之前,他也一直在乡村进行调查和研究。“在发展的历程中,城乡二元结构广泛存在于各个国家,但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没有很好地解决城乡关系。”卢晖临说,“要么以消灭乡村为代价,步入一元社会,要么陷入城乡二元结构的泥潭。”卢晖临曾长期在我国东部和中西部调研,他发现,乡村的现代化,并不一定要以“摧毁乡村传统要素、荡平过去群体状态”为代价,“以浏阳为例,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之前,当地还有乡镇企业,但并不像南方那么发达,九十年代中期后,和其他地方的乡镇企业一样走向衰落。此后数十年中,以当地花炮为代表的乡村特色产业,得到了进一步发展,为当地农民就地就业提供了支撑,农村人口在县城、乡镇或村庄定居,离土不离乡,形成了梯度的基层城镇化。”得益于农村建设和乡村振兴,当地早已实现了路电水网全覆盖,逐渐具备和城市接近的现代生活条件,“这意味着,在现代物质和技术条件下,过上现代生活,不一定非要进入城市,在乡村中也同样可能。”卢晖临说,“进入城镇生活,也不意味着和乡村的传统决裂,我们就看到许多村庄重修了祠堂、自愿筹建公共设施,村庄共同体仍旧发挥着作用。在这个意义上,我国的基层城镇化,实现了一种‘扎根的城镇化’,和西方城市化中‘拔根的城市化’迥然不同。”重塑家园 多元主体的县域重建150多年前,中国刚刚开始接触现代化的时候,美国作家梭罗,就开始反思工业与城市对人的异化,继而退出城市,隐居田园,用四年时间写成反思现代性的著作《瓦尔登湖》,在自然环境和农耕生活中寻找失去的本真。150多年后,“二舅”视频走红网络,引发了人们对故乡的怀念,同时也让人们反思,我们想象中的故乡,真的是这样的吗?“二舅”的故事,真的能拯救城市人的精神吗?在网络上抒发情怀的人们,或许并没有注意到,在乡村振兴的途中,一种新的、不同于历史上任何时期、也不同于世界上任何国家的城乡关系,正在逐渐显出轮廓,这种新的关系,既保留了传统乡村的文化,也衔接着现代社会的观念和技术。城市化的趋势不可逆转,未来或许还会有更多人从乡村走向城市,但并不意味着,乡村的凋敝也不可逆转,“城乡融合的过程中,乡村本身也在发生变化,在乡村生活的主体——农民,是否还只是原本在乡村从事农业生产的人群?显然并非如此,我们可以看到,未来居住在乡村的,一定是多元主体,包括第一产业的生产者,他们的生产方式也不是传统的,而是包含机械化甚至智能化设备的新生产方式,还有返乡的创业者、下乡的投资者、乡村建设者,甚至在城市工作在乡村居住的人……”李河说,“新的乡村文明,不仅是现代性的,同时也显示出特有的地方性。”百年变迁,经历了乡土中国到城乡二元中国,再到城乡两栖,如今进入城乡融合的时代,未来的城乡关系将是怎样的?“城乡融合的未来,既不是恢复成现代的乡村,也不是让城乡毫无差异,而是让城市和乡村互为‘异度空间’,互为‘异类生活模式’,人们可以自由地在城乡之间做出选择。而未来的乡村,则兼具现代性和乡村性,这种乡村性,既可以满足人们对幸福感的追求,也可以满足被城市病困扰的人们,对精神世界中‘家园感’的渴求。”新京报记者 周怀宗编辑 张树婧 校对 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