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昆明科技 - 1950年邓稼先回国 有人问他带回了什么?邓稼先:多少双尼龙袜?

1950年邓稼先回国 有人问他带回了什么?邓稼先:多少双尼龙袜?

发布时间:2022-08-06  分类:昆明科技  作者:admin  浏览:2119

前言现在说起邓稼先,基本上没有什么人是无所不知的,但是邓稼先在自己的一生中,大多是默默无闻的从事科研工作,知道的人并不多。特别是原子弹氢弹的研究需要保密,不能透露给家人,更不能透露给外人。1986年,邓稼先因癌症去世。他去世后,他的工作之谜逐渐被揭开,这位科学家的成就和贡献被更多的人知道。1999年是新中国成立50周年。这一年,国家追授邓稼先“两弹一星”功勋奖章。2009年,中国11个军政部门联合评选“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的100人”,邓稼先入选。在这100人中,我们熟悉的有干部模范、油田铁人王进喜、三轮老人白、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等等。他们的贡献不同,但相同的是奉献和乐观。精神上的东西,似乎更能打动人心!作为一名青年学生,邓稼先在七七事变时才13岁,科技强国,还在读书的年纪。邓家是典型的书香门第,祖上长期研究书画等文学艺术。他的父亲邓以蛰是当代著名的美学家,在书画方面有很高的造诣,并在清华北大等高等院校任教。受家庭环境的影响,邓稼先从小学习很好,但因为内战,读书并不容易。一开始在北平崇德中学读书,后来转到北平至诚中学,再到昆明补习班,最后转到四川江津国立九中,最后高中毕业。邓稼先在中学时代一直辗转反侧,但幸运的是,他成功考上了西南联大。西南大学,抗战的临时产物,是清华、北大、南开三所名校临时联合办的。办学很难,但学术环境极好。师生都很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临时学校。从邓稼先的家庭背景来看,他学文科的可能性比较大。但受战争刺激和影响,父亲鼓励邓稼先学习科学,期望儿子成为“科学强国”。抗战胜利那年,邓稼先大学毕业。向日本投放原子弹的威力震惊了全世界,在美国学习科学成了一股热潮。许多国内外著名的科学家都曾在美国学习过,如杨振宁、钱学森等。邓稼先也开始在美国留学。先是在北大物理系做了几年助教,边工作边学习,准备考研。1947年,他终于通过了国际学生考试,并于次年进入美国普渡大学。普渡大学在国外知名度不如哈佛、麻省理工、加州理工,但其实是全美最好的。学校有自己的大学机场,可以训练宇航员。美国著名宇航员阿姆斯特朗毕业于普渡大学。美国普渡大学,普渡大学以理工科为主,和邓稼先留学的目标是一致的。由于经济条件有限,邓稼先的留学生活并不丰富。尤其是,美国人的饮食习惯与中国人不同。吃点面包和香肠总会让你很快饿。好在邓稼先在学校学习很努力,经常拿奖学金,让他稍微富裕了一点。进入普渡大学仅一年零一个月,邓稼先修完学分,以光速完成博士论文答辩,获得博士学位。这一年,他才26岁。邓稼先的专业是核研究,本来就难。他这么快就拿到学位,真是个天才。当时学校的老师同学都向他伸出了橄榄枝,希望他能留在美国工作。就连邓稼先的导师德尔哈尔教授也建议他们两人一起去英国做科研,而且获奖指日可待 今年钱学森回国时被拘留是一个警告,以防止这种情况再次发生。邓稼先带着200多名高材生留学回国。从洛杉矶出发,他们乘坐威尔逊总统号轮船,环游了欧洲,在回到祖国的怀抱之前,他们游历了大半个世界。回到北京后,北京外事部门举行招待会欢迎归国人员。会上有人问邓稼先从美国带回来什么?他说,“几双尼龙袜和一头知识”。这双袜子是带给邓稼先的父亲的。这个时候,中国还不能生产尼龙袜。刚刚回国的船威尔逊邓稼先,对科研充满热情,在中科院工作。他跟随原西南联大教师王从事近代物理的研究,发表了许多相关论文,如《轻原子核的变形》、《衰变的角关联》等。其实,刚回国的邓稼先,日子过得很好。她嫁给了在北医工作的许鹿希,他们住在中关村的宿舍里。这对年轻夫妇关系很好。邓稼先经常骑自行车带妻子上班,下班后在宿舍里溜达。两个人相继有了一儿一女,这是人生的梦想。这一切的改变始于1958年,当时北京正是金秋时节,路边的红叶格外醒目。机械工业部副部长钱三强突然找邓稼先谈话,说国家计划放“大鞭炮”,是需要严格保密的工作,问他愿不愿意加入昆明信息公司。邓稼先一听弦子,就知道他的善良。他一听就猜到钱三强说的是制造原子弹。这是他一生想要的,没有理由不想。我欣然同意。当邓稼先第一次得知这个消息时,他激动得睡不着觉。当兴奋感稍弱时,我立刻意识到任务的难度。依靠国内现有的技术水平,没有外援可能是一个长期的任务。也就是说,他将长期离开北京,到选定的科研基地工作,远离亲友。在其他方面,邓稼先非常不愿意放弃妻子和孩子。由于原子弹的研究是保密的,我只能告诉我的妻子我想调职。妻子许鹿希问:“你要去哪里?”邓稼先:"我不知道,"许鹿希问。“多长时间?”邓稼先;“还不知道”许鹿希也在党内工作,知道其中一些比较特殊,表示支持丈夫的工作。还有许鹿希。从此,邓稼先就从大多数人的视野中消失了,甚至再也没有发表过任何学术论文。他的身影出现在西北大漠地区,每天忙于数据和图纸。他带着一群学生和士兵,在沙漠里建了一个试验场,铺了一条柏油路,建了一座科研楼。研究国产原子弹就是从零开始。邓稼先有一批人是从书本理论开始学习的。研究也是个大问题。数据少,有也都是外文版,大家先一点一点翻译出来,再研究,工作起来废寝忘食。那句著名的“唉,一个太阳不够用呀!”,就是出自这一时期。实际中国最早进行核研究,是在苏联的帮助之下,1959年,苏联停止了和中国原子弹研究的合作,撤走了所有专家,拒绝提供相应的数学模型和技术资料。引爆原子弹所以后期中国原子弹的研究十分困难,需要推演和计算的数据极为庞大。后来,著名数学家华罗庚称,这是集世界数学难题之大成的成果。奇迹就发生在短短的八年时间,这是八年邓稼先没回过家,偶尔通过书信和妻子联系。1964年,中国的第一颗原子弹引爆成功,1966年,中国的第一颗氢弹引爆成功。苏联科学家撤走的时候还嘲讽,面对一堆废铜烂铁,中国20年也研究不出原子弹。毛泽东1958年在军委扩大会议上还曾说:“我看十年功夫完全有可能”。现在邓稼先和所有参与原子弹、氢弹研究的科研人员,用事实告诉全世界,8年足够。引爆氢弹1966年,氢弹引爆成功之后,邓稼先的工作状态稍微轻松了一点。当然科学研究是永不停歇的,只不过完成了难题的公关,其余的研究可以按部就班的有序进行了。邓稼先开始了两头跑的生活,一年中大部分时间呆在科研基地的时候,也有小部分时间呆在北京家中。1979年,在一次实验中,发生了降落伞事故,原子弹坠落摔碎,邓稼先一个人抢先上去,捡起碎片仔细检验。他总是这样身先士卒,最危险的事情总留给自己。每一次进行试验时,都会站在操作人员旁边,带大家更多的信心和鼓励。回到北京,他的妻子得知他拿了碎片,强行拉着邓稼先去做检查。检查结果非常严峻,邓稼先的骨髓中已经侵入放射物,肝脏也有了破损,建议停止工作,尽快住院治疗。实际上,邓稼先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早有估计,他还是决定先回核试验基地。在基地身体状况越发不好,还抢着去装雷管,还对跟着他的同事强硬要求:“你们还年轻,你们不能去”。1984年,中国地热带新式核武器试验成功,这次试验正是邓稼先指挥的最后一次核试验。试验成功之后,邓稼先心情非常愉悦,写下一首慷慨激昂的小诗:红云冲天照九霄,千钧核力动地摇。二十年来勇攀后,二代轻舟已过桥。谁又能想到,写这首诗时,邓稼先已经60岁了,身体状况不容乐观。伟人最感动人的,更多时候,并非什么成就,而是面对生活的乐观和豁达。有些人即使身处困境,看到的依旧是阳光和鲜花。1985年,邓稼先从罗布泊基地回到北京,这时候他已经癌症晚期,还想着参加会议。在家人、医生的强迫之下,才住院治疗,还平静的安慰妻子:“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没想到它来得这样快。”直到1986年7月,整整363天,邓稼先都是在医院度过的。期间唯出去了一次,还是他主动要求的,组织上派了车,带着他出门转了一小圈,看了看天安门。住在医院将近一年的时间,邓稼先一共动了3次手术,由于核辐射的影响,他时常会出现全身出血,全身疼痛难忍。医学上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打止痛针缓解,初期还是一天一针,后期发展成一小时一针。7月29日,大出血过于严重,邓稼先逝世,临终前还叮嘱儿女:“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的太远”。虽然和一双儿女相处时间不多,但邓稼先一儿一女都很崇敬父亲。姐姐邓志典10几岁在内蒙古兵团当过几年兵,全国恢复高考之后,开始读书,并且也出国留学了一段时间。回国之后低调生活,很少传出什么消息。弟弟邓志平和姐姐一起参加了高考,他选择留在国内读书,并且选了自己喜爱的机械制造专业。学成之后,邓志平在机械制造方面颇有建树,发表了不少相关的论文和著作。邓稼先一家爱吃美食,偶尔喝上二两白酒可能大部分人认为,作为一个伟大的科学家,邓稼先是一个严谨科学家的形象。实际生活中,邓稼先是个相当接地气的人,不讲究穿着,热爱美食,抽烟也喝酒,还爱看电影和听京剧。工作的闲暇时间,娱乐活动相当丰富。从邓稼先留下的一些照片中就能看出,他穿衣风格相当一致,常年灰色的中山装,基本都是一套款式。可能是工作忙,也可能是不爱穿搭,基本很少邓稼先买新衣服。他虽不爱穿搭,却是个爱干净的,即使工作繁忙时期,身上的衣服也总是干净整洁,很少能见到褶皱或者污渍。邓稼先工作之余,最大的爱好就是美食,而且对于吃相当讲究。只要有节假日,他总会叫上亲人或者同事吃上一顿。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邓稼先特别爱请客,叫上同事在饭馆热热闹闹吃美食。回到北京,除了在家吃饭,邓稼先也会有自己出门吃饭的时候。他虽然是个领导,但没有开单间和雅座的习惯,就在普通的散座吃,也能接受拼桌。甚至人多的时候,他还会站在别人后面等座。等座方面,邓稼先还颇有经验,聊起美食,他总是兴趣盎然。一定要看准人等座,要么是等拼桌的人,要么是等菜上齐的桌,最多半小时,肯定能等到位置。下馆子的时候,邓稼先还喜欢喝点小酒,不过并不酗酒,一般都会控制在二两以内。他的父亲邓以蛰也爱酒,得了好酒就会叫儿子来,父子两个喝上一杯,一家人一起吃饭聊天,增进感情。除了喝酒,抽烟也是邓稼先多年以来形成的习惯,一天大概就要抽一包,尤其思考问题的时候,总喜欢点上一根。他抽烟还有特殊习惯,往往要加上一个烟嘴,对烟的品牌也有要求,一般就是固定的两个牌子,很少抽其他的。一起工作的同事不少,都知道“老邓”的抽烟习惯,老烟友来了他办公室,头一句话总是:“老邓,来一根”。核工业研究的前8年,邓稼先常年呆在西北工作,没什么时间和条件休闲娱乐。后来回到北京,工作有了点空余时间,爱上了听京剧和看电影。老北京京剧非常火爆,票友大多提前买票,但由于工作时间不稳定,邓稼先从来不提前买票。老邓也不习惯托关系买票,他要看戏,就跑到剧场周边,等退票。现北京护国寺剧场老邓最喜欢去的,就是北京护国寺剧场,最开始等退票还在售票窗口前等,遇到过好几次票贩子。后来有了经验,就在离剧场稍远的位置等,好几次均买到了价格合适的退票,京剧听得很是舒适。那时候看电影大多是免费的,尤其在北京,周末晚上露天电影很常见。政协礼堂每周六晚上都会放电影,而且是连放两场,非常过瘾,去看的人不少。邓稼先只要有空就会去看,坐着公交车晃晃悠悠去,电影结束赶不上末班车,就走回家,也算不上远。政协机关的同志知道了,要叫车送他,他连连摆手说:“不用”,一路疾走就回家去了。邓稼先妻子许鹿希女士在采访中曾说过:“对邓稼先,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的,而他是应该被准确的表达的。我不能容忍吹捧”。邓稼先生前,全中国有几个人知道他呢?但他并不在意,他忠诚于他的事业。四川绵阳市境内有处“两弹城”,是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的旧址,邓稼先就曾在这里工作过很长一段时间。现在这里已经成为历史景区,内部还保留着邓稼先旧居。旧居的匾额就是许鹿希题写的,小房子30平方大小,陈设简答,除了简单的床、办公桌、衣柜,最显眼的就是一台手摇式计算机,边上还配着一大排书柜。除此之外,竟找不到什么多余的物件了。从生活中,很难看出邓稼先是一位伟大的科学家,是“两弹一星”元勋,他更像是北京城一位普普通通的市民。可这才是真实的生活,伟人也没有想象中那样天神下凡,与众不同。当平凡的人,做伟大的事,这大概就是邓稼先先生一生的写照。向“平凡”和“伟大”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