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昆明经济 - 僧格林沁一万七千战士被英法联军八千人歼灭 勇敢 愚蠢 可嘉

僧格林沁一万七千战士被英法联军八千人歼灭 勇敢 愚蠢 可嘉

发布时间:2022-05-03  分类:昆明经济  作者:admin  浏览:4986

1860年9月21日,英法联军进攻北京的大幕在北京东通州八里桥迅速拉开。八里桥战役示意图八里桥距离通州只有八公里,这里记录着中国人民的又一次屈辱。晚清朝廷手中,可以依靠的主要有两大势力:满蒙八旗,汉绿营八旗。然而,1860年5月,在英法联军进攻北京的4个月前,八旗最精锐的部队江南营和江北营(各约3 ~ 5万人)被李秀成歼灭。咸丰的心凉了。当时在北京的清军,除了天津桑林钦手中的一万七千蒙古铁骑外,基本上没有士兵可以在战场上使用。有人说,满清不是还有湘军和淮军吗?是的,有。但曾国藩、胡林翼等人招募的湘军,李鸿章招募的淮军,本质上都是地方团练武装,也可以说是私人民兵,不听命于朝廷。当时咸丰也曾下令曾国藩的湘军北上北京,但曾国藩“拒绝”了,理由是要更重要的将领领兵攻打安庆。事实是,这些部队当时在打太平军,实在没办法北上保皇。因此,保卫北京的战斗只能由僧格林威治和他的蒙古战士来打。清朝的统治本质上是满蒙对汉人的统治。自然要用蒙古骑兵,虽然没办法。僧沁清朝最强大的17000蒙古骑兵(八里桥之战,其他部分部队归僧沁指挥,总兵力约30000人),面对约8000人的英法联军(各4000人;也有说英法联军总人数只有2000多人),双方在通州八里桥展开了最激烈的战斗。蒙古骑兵挥舞着马刀,手持落后的火柴枪,向英法联军的阵地发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历史上,蒙古族的快马弯刀几百年来一直让汉人感到寒冷和虚弱。蒙古快马弯刀曾经横扫欧亚大陆,但这次没有成功。僧沁的铁骑进攻看似声势浩大,但在武装到牙齿的英法联军眼里,不过是来自中世纪的乌合之众。英法军队就像仪仗队。在鼓声和号声的指挥下,士兵们排成三列整齐的纵队。前排的士兵在射击的同时,第二排的士兵在准备下一轮的射击,而第三排的士兵也在装填他们的子弹。第一排士兵放枪,然后走到后面变成第三排,原来的第二排变成第一排,第三排变成第二排,以此类推。密密麻麻排列的英法士兵,就像他们手中的昆明信息,是密密麻麻的螺纹膛新式步枪,更密的是枪里射出的夺命子弹。军官们喊道:“放下枪!”每次他们在马背上挥剑的时候!放下枪。放下枪。放下枪。密集的枪响掩盖了蒙古骑兵的马蹄声。更有甚者,士兵身后英法联军的一排排现代线膛炮,炮火打乱了蒙古骑兵的队形,使蒙古骑兵连人带马一排排倒下,鲜血染红了大地。当时,英法联军已经使用了先进的线膛火炮,僧灵琴失去了双眼。一些士兵倒下了,冲到另一组,然后又倒下了.经过一天的激战,清军一万七千余人全军覆没,战场上到处是人和马的尸体:两千多人战死,重伤的更多,有的逃跑了。在火器面前,冷兵器时代的骑兵最终输掉了战斗的另一方。两名英军士兵死亡,三名法军士兵死亡,总共46人受伤,基本可以忽略不计。这场战争的后果是相当严重的:第一,清朝不再有对抗洋人的将领和士兵。在紫禁城的太和殿里,有许多人吓着了他们 它比承德避暑山庄的颐和园大两倍多。英法联军进入北京,占领了故宫。然后他们冲进颐和园,洗劫了“万园之园”,并放火焚烧。4.清朝的实际军事领导权“落入”曾国藩、李鸿章等汉族大臣手中,满清贵族失去了对朝廷的绝对影响力,形成了“满汉共治”的局面。五、《北京条约》年,中国正式进入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103010现在回头看,1860年的中欧差距是全方位的。除了武器,最主要的是人们的观念。林知道他的骑兵已经落后,他的多次冲锋已经造成重大伤亡但没有结果。他为什么这么傻地用鸡蛋碰石头?如果他把一些部队改编成游击队,可能会更好。当然背后有资本,城就是皇帝。僧伽林禽有他自己的必要性吗?如今的乌克兰人精明多了。他们没有与俄军正面对抗,而是打了一场不对称的游击战,也让俄军损失惨重。当时,和冯在抗击英国军队方面更加成功。现在看来,僧格林威治在对付英法联军的时候,真的可以有更多的选择。冯婉贞抵抗英国的真实故事已经被乌克兰人所了解。僧格林沁失败的结果是,从心理上讲,国人得了“恐外症”,开始了崇洋媚外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