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昆明房产 - 鲁迅那些年给青年写了什么

鲁迅那些年给青年写了什么

发布时间:2022-05-04  分类:昆明房产  作者:admin  浏览:10000

点击播放gif 0.0m 1919年5月4日,北京青年学生举行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抗议帝国主义国家在巴黎和会上的一系列侵略行为,支持日本接管德国在中国的权益,无视中国的战胜国地位。他们高呼“誓死抗争,把青岛还给我,对外争取主权,对内惩治国贼”。年轻人的爱国热情激起了全国人民的支持。学生罢课、商人罢课、工人罢课,一场场坚持不懈的反帝反封建爱国运动,激荡着一切关心国运、希望实现中国民族独立和复兴的人们的灵魂。为了纪念那些为了真理,不畏强权,甘愿流血牺牲的英雄青年,1949年12月,新中国正式将5月4日定为青年节。我们的社会需要什么样的青年?年轻人应该如何处理理想和现实的关系?让我们回到五四,听听鲁迅先生对青年的寄语。愿所有中国青年摆脱冷气,向上走就好,不必听那些自暴自弃的人。会做事,会发声。一点热,一点光,可以成就一只萤火虫,也可以不用等火炬,在黑暗中成就一点光。如果之后没有火炬:我是唯一的光。103010年轻人可以先把中国变成一个健全的中国。大胆的说,勇敢的执行,忘记一切利益,推开古人,发表你真诚的话。真的,自然不容易。比如态度,不容易真实,演讲的时候也不是我真实的态度,因为我对朋友和孩子的态度不一样。但是你总是可以说一些严肃的话,发出一些严肃的声音。只有真实的声音,才能感动中国和世界的人们;你得有真正的声音才能和世界上的人一起生活在这个世界上。103010灵魂被风沙猛烈地击打,因为它是人类的灵魂,我爱这样的灵魂;我愿意吻在一张看不见的、无色的、带血的、粗糙的脸上。是的,年轻人的精神站在我的眼前。它们已经粗糙或将粗糙。然而,我爱这些流血和疼痛的灵魂,因为它们让我觉得在地球上活着。103010最近很流行谈青春;张嘴的青春,闭口的青春。但是年轻人怎么能一概而论呢?有的醒着,有的睡着,有的不省人事,有的躺着,有的在玩,还有很多很多。然而,自然有事情要做。想往前走的年轻人,一般都想寻求导师。然而,我敢说:他们永远也找不到。没找到是运气;自知不敏,自信真的认路?任何自以为认路的人,总是过了“站”的年纪,灰头土脸,老了,却误以为认路。如果你真的知道方法,你早就向他的目标进步了,所以你还是个家教。讲佛法的和尚,卖仙药的道士,将来都是有骨头的“一丘之貉”,但现在人们都在听他的,要求一个上升的真实故事。是不是很可笑?但是我不敢把这些人都抹掉;跟他们随便聊聊也没问题。会说话的人只会说话,会写字的人只会写字;如果别人要他打,那是他自己的错。如果他能打,他早就打了,但那时候别人大概会希望他再翻一次跟斗。103010年轻人为什么要找金字招牌的导师?不如找朋友,团结起来,往看起来可行的方向走。你有充沛的生命力,遇到深山老林的,能铲平的,遇到旷野的,能种树的,遇到沙漠的,能挖井泉的。至于幼稚,没什么好羞愧的,就像孩子对老人没什么好羞愧的。幼稚会成长,会成熟,只是不要变老腐败。如果你说熟练了才能做,就算是村妇也不会这么傻。她的孩子学会了走路。即使摔倒了,她也绝不会叫孩子躺在床上,直到学会走路。103010,只要能达到目的,他什么手段都敢用,但还是可以算是个有些豪爽的年轻人。 但是,你也要有勇气坦白说出来,或者至少,你要有勇气心里有数。103010其实我审视自己。无论是小说里还是短评里,都没有鼓吹要“杀、杀、杀”年轻人的痕迹,我也没有这样的想法。我一直相信进化论,一直认为未来会战胜过去,年轻人会战胜老年人。对于青年,我是肃然起敬,常常给我十刀,我却只给他一箭。然而,后来我意识到我错了。迷惑我的不是历史唯物主义的理论,也不是革命文艺的作品。我在广东的时候,亲眼目睹了一个事实,我是一个年轻人,分成了两个阵营,要么写信告发人,要么帮官员抓人!我的思路就因为这个被破坏了。后来我常常用怀疑的眼光看着那个青年,我不再是无条件的敬畏。但是,从那以后,我也为当初投入战斗的年轻人呐喊过,但帮助不大。103010中国青年的负担是其他国家的几倍。因为我们的古人把功夫用得玄妙圆滑,把辛苦实际的事情留给后人去弥补,一个人要干两三个人、四五个人、一百个人的活。现在是试练的时候了。对手也是强大的英国人,而且是他山之石,可以被他磨砺。假设今天有意识的青年平均年龄是20岁,假设中国人容易老龄化,他们至少可以一起反抗,一起改革,一起奋斗30年。不够,只是另一代,第二代.这样的数字,从个人的角度来看,似乎很可怕,但如果你怕这个,那就没得治了,只好甘心去死。因为在民族的历史上,这只是一个很短的时期,没有更快的捷径。我们不必犹豫,只要努力练习自己,为了生存,为了做到对任何人都没有恶意。103010当今中国有些人真的很压抑。我想这是古代国家青年临死前的感受。世界的时代潮流已经从六面袭来,而我还被禁锢在陈的枷锁里三千年。于是我觉醒了,挣扎了,反抗了,想走出去,参与世界的事业。——我想把范围缩小一点:文艺事业,如果中国在世界上没有错,我认为是对的。103010文章来源丨博雅人文编辑丨抱石-END-你喜欢看的我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