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昆明资讯 - 65年 王近山从河南来到北京 向老部下哭诉:他们医院不愿意治我

65年 王近山从河南来到北京 向老部下哭诉:他们医院不愿意治我

发布时间:2022-05-05  分类:昆明资讯  作者:admin  浏览:9496

前言1964年冬天,寒风萧瑟,北风吹着中原的荒凉大地。一辆疾驰的火车慢慢减速,驶向——号漯河站,这是京广线上一个不起眼的车站。列车停稳后,一名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由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搀扶着,缓缓走下列车的扶梯。他看着站台上稀稀拉拉的乘客,和前来迎接的武装部战士寒暄了几句,然后带着家人乘吉普车出站。这是一个开国功臣。1955年因战功卓著荣获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将军衔,并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曾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公安部副部长(行政6级)。这个中年人就是中将王近山,他转战南北,以勇猛著称。黄总,3360,你能带我一起去吗?王近山1915年出生于著名将领的故乡湖北黄安县(今红安县)。七八岁时,他在地主家放牛,成了“小长工”。1930年,15岁的王近山在革命的感召下,成为中国工农红军的一名战士。参加红军后,王近山在战火中锤炼自己,从一名普通的红军战士逐渐成长为解放战争中在刘邓军队指挥下令国民党反动派闻风丧胆的著名的二野战士。因为他在历次战斗中冲锋陷阵,冒着生命危险,英勇顽强,一度被人冠以3354“狂人王”的绰号。但建国后,这位在战场上叱咤风云的共和国前中将,却因为一桩婚姻而被惊动。刘少奇主席、林彪国防部长,甚至毛主席都亲自过问此事。因为到最后,影响很大。王金山被开除党籍,降为大校,分配到河南周口西华县农场任副场长。关于处分,王近山说:“我15岁参军,17岁入党,打了一辈子仗,没做过别的工作。既然组织安排我当副场长,我就服从安排,因为我对党、对国家、对人民的爱从未改变!”就在王金山回到空荡荡的家里收拾行李的时候,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走进王金山的家,说:“村长,你能带我去农场吗?”这不是别人,正是王近山家的公务员黄。王近山头也没抬,收拾行李说:“黄啸,这不可能!你二十多岁了。你打算跟我吃这么辛苦的饭?”王金山以为自己是年近五十的人了,而黄申蓉才二十多岁。她以为她的意思是看看,没想到黄很坚决:“首长,只要你不嫌弃我,我愿意跟你过一辈子,照顾你一辈子。战争年代你受了那么多伤,身体又不好。怎么能一个人下乡呢?”王金山:他多次负伤,都活了下来。事实上,黄说的是真的。王近山从鄂豫皖苏区反围剿开始,一直到解放战争,受过无数次伤。1935年,王近山随红四方面军在川东江油与川军作战时,不幸胸部中弹。中枪后,王金山一直留在火线上,带领队伍坚守阵地。在地上,他的头部再次被流弹击中,昏迷不醒。没想到,王金山活了下来,被救了出来,头上留下了深深的伤疤。留在脖子里的弹片还没取出来,后期连头都很难转。抗战初期,王近山是386旅副旅长。在一次战斗中,他带领100多个团部和2000多名日军日夜奋战。战斗中,王金山手臂和胸部再次中弹。当医生从王金山肺部取出子弹时,发现他的手臂已经坏死,需要立即截肢。从昏迷中醒来后,Wa 解放战争时,王近山已成为刘邓军队第六纵队司令员。在一次战斗中,因为军事紧急,王金山开着吉普车前进。王金山不停地催促司机,“快点,快点……”司机慌了,他的车翻到了路边,把王金山推到了车下。等到王金山被后方部队的指挥员从车底下抬出来时,他的右腿已经粉碎性骨折。解放后,这位曾经统领千军万马的“疯王”,由于身上的各种伤痕,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半残废。最后他连厕所都蹲不下,因为一旦蹲下,他可能就站不起来了。平时,一旦季节变换,阴天下雨,王金山的伤让他痛得要往身上贴膏药缓解疼痛。作为王近山的前公务员,黄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毅然来到老首长家,提出和他一起到农村工作。王金山看着真诚的黄,答应了她的要求,这样开场的一幕就出现了。王近山的农家生活王近山、黄、王近山的小女儿和送他们一路的警卫员踏上了从漯河到西华的旅程。王近山虽然是苦家人,但解放后一直住在北京。有笔直的马路,整齐的房屋,有颠簸路面上行驶的汽车,也有两旁人烟稀少的道路。不时有从兰考过来乞讨的农民经过,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王近山望着窗外的萧瑟,轻轻叹了口气,道:“唉,这辈子都要这样吗?”当王金山来到农场时,农场党委书记和农场经理马厂长热情接待了王金山一行。党委书记鲁是1933年入党的老革命,有十个行政级别。常是一位高级行政人员,解放前在延安工作多年,他对王金山并不陌生。农场的两个干部对王金山的到来很客气,对他为什么来农场工作只字不提。他们还特意炒了几个菜,买了一瓶酒,举行了一个简单的招待会,欢迎王金山到农场工作。给王金山农场腾出了一间办公室,里面的陈设也很简单。一张带抽屉的书桌和三个木制沙发是所有的家具。房子是农场准备的小公寓,里外两个房间,房间外面有个小厨房。况且王近山的一个亲戚跟着他下乡,平日里和黄申蓉一起照顾他的生活。当陪同王金山去农场的卫兵看到他们的老酋长的生活和工作环境时。而王金山说:“首长,他们把你弄到这鬼地方太难了。”苦了吧,您身上那么多伤,还有没有取出来的弹片,今后您要好好地照顾自己,多多保重啊!”王近山笑了笑说:“别乱讲话,这不比我们当年在朝鲜战场上的坑道强多了?”警卫员听到自己的老首长如此坦然,默默地留下了眼泪说:“首长,你一定要多保重,按照要求我得返回北京了。”说完之后,警卫员给自己的老首长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转身离开了。而王近山看着警卫员逐渐远去的背影,眼泪也从眼眶里滑落了下来,一旁的黄慎荣也跟着留下了泪水。王近山的农场生活伴随着朝阳的升起也正式开始。组织上考虑到他身体不是很好,所以让他负责场部和园艺场的工作。王近山的宿舍距离园艺场有两三里路,由于他的腿之前在1947年的那次交通事故中致残后,走不了长路,其实按照他的级别,农场已经配给他一辆吉普车和一名司机,但是,他平时不愿意麻烦司机送他去下地。此时,王近山和黄慎荣已经在农场所在地相关部门办理了结婚手续,正式成为了一对夫妻。每天清晨,王近山总会穿着军大衣、头戴单军帽,在妻子黄慎荣的搀扶下一步步地走向园艺场。冬日里,果树已经完成了采摘作业,土地需要趁着这段时间,进行土地平整,积肥保养和修理农机具和对水利浇灌设施进行维护。而园艺场冬季的工作除了这些之外,还要进行果树的整形和枝丫的修剪。为了能更好地做好工作,摸了一辈子枪的王近山和一个小学生一样,在农技人员和河南省果树科研所专家的讲解中,从零开始,学习园艺知识。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王近山每天清晨在黄慎荣的陪同下,冒着寒风,踏着晨霜,来到园艺场之后,也可以和农场职工们一起像模像样地修剪枝头了。为治病来到北京向老部下寻求帮助在农场工作期间,由于当地医疗条件所限,王近山由于过度劳累,身体更加无法支撑,一旦天阴下雨老毛病犯了之后,黄慎荣总会拿出伤湿止痛膏把王近山的身上腿上贴得到处都是,通过这样的方法来让王近山感到好受一些。但是,到了1965年,被疼痛折磨的王近山终于无法继续工作了,他于是来到了周口当地的医院,拿出自己的医疗证说:“我是西华县农场的副场长王近山,麻烦挂个号。”挂号处的人一看王近山的医疗证说:“首长,您这是北京的医疗证,在咱们这里不能用,您得去北京的医院进行治疗或者是换成河南的医疗证才可以。”王近山于是来到了郑州的相关部门更换医疗证,可是由于自己的特殊身份,几经辗转后,依然未能换回河南的医疗证。无奈之下,王近山来到了北京,走访了多家医院,还是因为他之前的事情,医院拒绝了他的住院申请。昔日的共和国中将,现在为了治病这么简单的事情,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冷遇,这让低谷中的王近山感到更加地无助。最后他想到了自己在六纵担任司令员时期的秘书蔡捷,于是他来到自己老部下的办公地,在门口遭到了门卫的盘问,王近山面对门卫的盘问,依然倔强地说:“告诉蔡捷,有人找他,让他出来接我!”门卫说:“你是谁,找他干什么?”王近山说:“我是谁,你别管,你就让他出来接我就行!”一番纠缠下来,门卫也被他闹得有点尴尬,于是拨通了蔡捷的电话说:“首长,大门口有个五十多岁的人来找你,问他是谁他也不说,您过来看一下吧!”蔡捷说:“你把电话给他,我问问他是什么人”当门卫把电话交给王近山后,王近山说:“蔡捷,是我”蔡捷迟疑了一会儿,没有说话,王近山强调了一句“你不记得我了么?老六纵啊!”起初蔡捷只觉得这个声音很熟悉,但是听不出来电话另一边到底是谁,一听到六纵,蔡捷高兴地说:“是王近山司令员吗?”王近山说:“对,是我,王近山!”蔡捷确定电话的另一头正是自己的老首长王近山后,激动地说:“王司令员,您稍等,我现在就出来接你!”门卫听到刚才和自己纠缠的人竟然是之前名震大江南北的王近山时,给王近山敬了一个军礼说:“首长好!”王近山说:“我已经不是什么首长了,给我敬礼干什么?”没过多久,蔡捷从办公楼跑了出来,把王近山请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当蔡捷看到自己的老首长衣着依然保持着战争年代的朴素,但是精神大不如前,想到王近山能够从河南千里迢迢地来到北京找他,显然是遇到了难事。蔡捷说:“老首长,你遇到了什么事情,和我说说看,不管多难,我一定帮你!”此时的王近山,坚强了大半辈子,面对自己的老部下,竟然一边流泪,一边说:“蔡捷,医院不给我看病!”蔡捷看到自己的老首长,当年威风凛凛的二野“朱可夫”,如今成了这般魔样,也流下了心酸的眼泪说:“首长,您无论变成什么样子,都是我的老首长,我现在联系河南的有关部门,一定让您看上病,昆明新闻有什么要求就尽管提出来,现在您的当务之急就是保重身体,把健康放在第一位!”紧接着,蔡捷立即通过电话和河南方面的同志进行了沟通,为王近山看病的事情进行了沟通和妥善地安排。王近山看到老战友在自己的低谷期说出如此暖心的话,还竭力帮助自己,他感动地说:“蔡捷,有你这个战友,我王近山这辈子就没有白活,自从我去了农场以后,大家都对我避之不及,回头来,还是战友亲啊!”王近山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然后王近山挠了挠头说:“蔡捷,我来一趟北京不容易,想见一下老战友谢觉哉,我知道他平日里公务繁忙,您看能不能帮我问问,他什么时候有时间。”蔡捷听到自己老首长的要求后,立即给全国政协副主席谢觉哉家里打电话,接电话的人是谢觉哉的夫人王定国,一听是王近山要去家里做客,热情地说:“蔡捷,你一定要把人留住,我们立刻派出司机去接近山同志。”不一会儿,接王近山的车来了,蔡捷紧紧地握着老首长的手说:“老首长,到了郑州一定要好好地治病,照顾好自己的身体”然后目送王近山渐行渐远,蔡捷的眼眶里再次流下了热泪……王近山回到河南之后,进行了一段时间的治疗,身体得到了恢复后,便投入到了新的生产生活当中。喜获丰收,王近山为何愁眉不展回到工作岗位后,王近山在农场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不断优化果树品种,再加上当年风调雨顺,果园获得了历史上空前的大丰收,秋风阵阵,把果子染得金黄和鲜红。王近山得知丰收之后,高兴地带着他标志性的单军帽,穿着短袖上衣,已经洗得发白的绿军裤,穿着解放鞋,衣服上还别了一个毛主席头像,来到果园和农场职工们一同劳动。他由于受伤的手臂拿不住几个苹果,更扛不住七八十斤的担子,但是他用他独特的人格魅力感染着每一位职工,农场职工回忆起当初的场景时说:“只要听到王将军独特的湖北口音,我们就仿佛充满了力量,干多少活都不累。”但是,王近山和全场职工丰收的喜悦还没有过多久,“幸福的烦恼”随着库房里堆成山装着苹果的箱子却发了愁。经过计算,今年各种果子收获了一千多万斤,如果这些果子不能及时运出,就得在库房里腐烂成泥,一年的辛苦就白费了,农场上下陷入到了沉默当中。熟悉中国交通的读者都知道,河南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都是中国铁路最发达的省份之一,尤其是处在陇海线和京广线两大骨干线路交汇点的郑州,竟然在当时那个特殊的年代里,货运处于瘫痪状态,一个车皮都运不出去。王近山知道之后,再也坐不住了,说:“我去北京找领导解决问题,我就不相信凭我这一张老脸,找不下门路!”第二天一早,他带着农场总供销科科长,园艺场场长,来到火车站,硬是挤上了火车,一路上停停走走,经过几天的时间才来到北京。来到北京之后,他一刻也不敢耽误,因为多耽误一天,农场里的果子就危险一天,他拖着残躯,东奔西走,找自己的老部下蔡捷,还有谢觉哉和王定国夫妇,还有自己的老战友,负责农垦工作的王震部长。最后在众人的建议下,王近山就农场遇到的困难写了一份报告。几经辗转,最后将这份报告放到了周恩来总理的案前。周恩来总理一看是当年的二野战将,北京军区司令员,公安部副部长王近山打来的报告,自从他犯了错误,被降职安排到了河南的农场后,周恩来还为他感到遗憾。如今看到王近山的报告,一千多万吨的果子眼看就要慢慢烂掉,总理的眉头逐渐紧了起来,他立即和秘书说:“你和‘王疯子’说,先让他们回到单位,苹果外运的事情,我们通过河南省军区负责解决!”王近山在得到总理的指示回到农场后,十分兴奋,逢人便说“这个报告顶到天了!给总理了,这个事情一定会解决的!”王近山的努力终究没有白费,在周恩来总理的亲切关怀下,河南省军区的卡车来到了西华县农场,将这一千多万斤苹果一车车地运到了郑州火车站,装了足足七八个车皮,解决了苹果“丰产不丰收”的问题。王近山的最后时光时光来到了1969年。年初,在农场工作将近五年的王近山给毛主席写了一封长信。在信中,王近山承认了自己当年的错误,并且希望党能够给他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重新回到部队为党和国家贡献自己的力量。在当年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许世友,肖永银,尤太忠等老战友、老部下向毛主席也提出了恢复王近山工作的建议。经过许世友的争取,毛主席同意了他们的建议。王近山被中央军委安排到了南京军区,担任负责作战和战备的副参谋长。还在河南西华县农场的王近山得知后,十分感动,他激动地和妻子说“小黄,党中央毛主席,还有这些战友都没有忘记我‘王疯子’啊!”来到南京之后,王近山将自己和前妻所生的几个孩子也接到了南京,全家人其乐融融一起度过了一段难忘的时光。1978年,已经身患癌症的王近山已经卧床多年,骨瘦如柴。5月10日,王近山已经进入弥留之际,在昏迷中,他问道:“部队打到哪里了?现在谁在指挥啊!”他的小儿子趴到父亲的耳边说:“是您的老战友,李德生叔叔在指挥!”王近山虚弱地说道:“哦,李德生上去了,我也就可以放心地睡一觉了!”在军号声中,一代战将王近山安静地闭上了双眼,倒在了和病魔作战冲锋的路上。王近山去世的消息,传到了当年王近山的老首长,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军委副主席兼解放军总参谋长、全国政协主席邓小平那里,他指示说:“王近山有很大的战功,他的后事一定要处理好!悼词你们写完之后我亲自审阅。”当王近山的悼词送给邓小平审阅的时候,是这样写的:“王近山同志历任纵队司令员、兵团司令员、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公安部副部长、南京军区副参谋长等职务”作为共和国的中将,原北京军区副司令员的王近山,去世的时候竟然是南京军区的副参谋长,正军职,虽然是事实,但也显得有些不太妥当。邓小平一边吸烟,一边沉思着什么,伴随着一缕长长的烟雾,邓小平将烟头按在烟灰缸里,用笔将“副参谋长”四个字圈住,在上面写上了“顾问”两个大字。1978年5月11日,在王近山去世后的第二天,南京军区收到了一份任命通知:经中央军委研究决定,任命南京军区副参谋长王近山为南京军区顾问,后事按照大军区级领导级别办理。1978年5月17日,王近山的追悼会在南京举行,邓小平、刘伯承、徐向前曾经的老首长,许世友、苏振华、李德生等老战友都送来花圈表示哀悼。1980年,经过邓小平同志的批准,王近山的骨灰被迁移到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