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昆明新闻 - 1948年 向王坦白:我老了 有孩子了 希望你认真考虑一下

1948年 向王坦白:我老了 有孩子了 希望你认真考虑一下

发布时间:2022-05-10  分类:昆明新闻  作者:admin  浏览:9652

2006年10月13日,在北京中南海北部的305医院,85岁的王因肺部感染导致肾衰竭,生命垂危。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在床边对孩子说了最后一句话:“我不后悔嫁给你父亲……”孩子们听了之后,都放声大哭.一九二一年八月二十五日,王。她的父亲王怀庆是日本早稻田大学的高材生。曾任北洋政府农工商部副部长。王出生时,正在美国参加九国会议。收到家人发来的电报,说他很高兴再添一个女儿,王怀庆非常高兴,因为他已经有六个儿子了,一直期待着有一个可爱的女儿。这一次,他终于如愿以偿,于是给她取名为“广美”。小时候,王个性很强,学习刻苦,学习成绩在班里一直名列前茅。有一年,北平市举行中学生数理化考试,王初试即获“数学皇后”称号。王年轻时,国共美组成军事小组,在北平设立军事调停执行部。共产党的代表是叶剑英。因为要和外国人打交道,叶剑英找到北平地下党的负责同志,请他帮忙为中共代表团选一名英语翻译。1946年春节后,找到王说:“我八路军参谋长叶剑英率领的代表团,急需任命一名政治上可靠、精通英语的翻译。组织研究后,希望你能完成这一重要使命。”王对此毫无准备,她说她会考虑的。如果她在军事派遣部门做翻译,就意味着她不能去美国留学。但是,一想到从自己的组织里派人参加革命工作,她就相信自己,这是义不容辞的光荣使命。终于,下定决心要向军区调度室汇报王的情况。王来到军事调度部后,首先会见了中共代表团秘书长李克农。李克农热情地对她说,“你就是同志王,欢迎,欢迎!北平的地下党组织已经把你的基本情况告诉我们了。对你来说,这是一个全新的环境,你要有一个熟悉的过程。”李克农在军事调度部主要是全军师主任陈士举的翻译。周恩来和美国马歇尔将军去北平时,她给叶剑英当翻译。此后,每当叶剑英有谈判活动需要翻译时,王都跟着他。中、共、美最终未能达成共识,谈判破裂,大规模内战开始。王也结束了他在“军事调度部”的工作。这时,叶剑英派人找王谈话,征求她对今后工作的意见。她向组织坚定地表示:“昆明到延安旅游!”1946年11月,王来到延安,被分配到朱德、杨领导的中央军委外事组工作。一天,王和的卫士长在食堂吃饭。因为龙在北平军事调度部当过叶剑英的秘书,所以两人很熟。告诉龙王今晚有个舞会,你想去就去。在龙的这个晚上,王真的是和龙一起去的,正好在舞会上,于是龙把王介绍给:“这位是刚从瓦窑堡回来的北平军事调度部中共代表团的翻译王广美同志。”和王聊了一会儿,最后他问:“你是党员吗?”王有些尴尬地说,“我不是。不知中央领导同志能否帮助我们这些刚到解放区的年轻人?”刘少奇回答说:“那要看我有没有时间。”这是两人第一次见面。事实上,王早就听说过的名字。上大学的时候,她从一个地下党那里拿到了一本刘少奇写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 103010第二天,和王的一些同事去了朱德的家。因为和朱德已经很熟了,他们不在家,坚持要朱德讲他过去的故事。朱德被他们缠住了,提议带他们去刘少奇的住处。当大家来到刘少奇的山洞门口时,朱德喊道:“刘少奇同志,看,我给你带来了一些新朋友。不客气?”然后带着王等人进了门。这时,刘少奇正在桌子上写东西。当他看到王等人进来的时候,他急忙站起来说道,“欢迎欢迎,就是,我的地方有点小。请到院子里坐!”每个人都在院子里坐下,刘少奇和每个人都握了手。王是最后一个握手的,因为上次见面的时候,我们已经有了印象。刘少奇和她握了一会儿手。王到了的住处后,她和他谈了很多。她说她已经向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但是没有回音。最后她说:“我不知道现在该不该要求入党?这就是我想求助的。”刘少奇回答说:“如果你提出一次申请,但组织不批准,我会向你指出还有哪些不足之处。你考虑以后再提吧。”不知不觉就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今天是星期天。王在时,她在星期天吃了两顿饭。她吃了第一顿饭,第二顿饭直到下午才上来。但枣园的中央领导同志是三餐而不是周日。当看到厨师给他带来了饭,他离开王吃饭。王拒绝说,“我已经吃过了,请慢慢吃。我就在这里等着,看你吃什么。”而王做的饭很简单,只有两个菜,一碗米饭加一颗蒜。刚吃了几口,他突然站起来,从抽屉里拿出几个梨给王吃。梨应该是放了很久了,有些已经枯萎了。王感到很苦恼。他没想到刘少奇作为中央政府的领导人,生活得如此艰难。然后王拿出他的小刀,削梨。她的刀法很好,一直把整个梨皮一起剥。刘少奇被迷住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削梨技术或这样一个精致的女人。她低头微笑,甜蜜而羞涩。她安静优雅的气质加上她追求革命的激情和艰苦的生活让他心痛.不久,国民党军队侵入延安,王和随当局撤至瓦窑堡,后又撤至晋祠。在晋绥,参加了王的土改学习班。一天,路过晋绥,在食堂吃饭时碰巧遇见了王。他问:“你在这里做什么?”王的同事王回答说:“我刚刚参加了土改。学习班,准备下去搞土改。”刘少奇说:“你要是愿意,可以跟我走,先去晋察冀,那儿也搞土改。”明眼人都能听出来刘少奇的意思,但王光美当时很单纯,没有想那么多,便拒绝道:“我已经参加了在晋绥的学习,还是不动为好,要不然别人会觉得我怎么在这儿学习,又跑到那儿去啦,这是脱离集体搞特殊化,谢谢首长。”一年以后,王光美结束了土改工作队的工作,辗转到了西柏坡,她在这里再次和刘少奇重逢了。有一次在有一次在外事组的舞会上,刘少奇在与王光美交谈时,顺便说了一句:“有空上我那玩。”王光美于是在星期天来到了刘少奇的住处,当时刘少奇正在写东西,他见到王光美进来以后,马上站起来高兴地说:“你真来了!”刘少奇和王光美然后刘少奇关切地问王光美:“这么长的时间没有你的消息,不知道你的情况怎样?”这几句话使王光美顿时心里热乎乎的,两人的话很快多起来了。这次交谈的时间很长,最后刘少奇直接表明了对王光美的爱慕之情,他是这么说的:“我的年纪比较大,工作繁忙,又有孩子,希望你认真考虑。”刘少奇剧照王光美的脸马上红了,她说:“年纪什么的我倒没往那考虑,只是在政治水平上,我们差得太远,我和你在一起的话我不知道应该注意什么,而且我也不了解你过去的个人情况。”刘少奇认真地说:“应该注意什么和想了解我的历史,你去找安子文、李克农同志;你想知道我过去的婚姻状况,你可去问邓大姐(邓颖超),她就住在旁边的院子里。”王光美觉得时间不早了,便问了一句:“几点了?我该回去了。”刘少奇抬起手腕看表,发现没戴表,就拉开抽屉拿出表来看,那表早就不走了,他有些尴尬地说:“表不走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的。”刘少奇和王光美王光美的心里又是一阵心疼,她心想:怎么一个党的负责人的表不走了都没人管?刘少奇非常需要一种生活上的照顾和调理,如果他同意,自己愿意照顾他一辈子!于是王光美说:“你交给我吧,我帮你去修!”不久以后,王光美找人把表修好了,并托人送给了刘少奇。从这以后,两人的感情逐渐升温,很快确定了关系。不久以后,王光美的四哥王士光从晋冀鲁豫军区来到了西柏坡,兄妹俩已经10年没见了,王光美告诉他,自己很快就要和刘少奇结婚了,王士光因为不知道情况,严肃地对妹妹说:“不要胡思乱想!”王光美也认真地说:“真的!”王士光又说:“你懂什么!他是党的领袖!”王光美剧照1948年8月21日,是刘少奇和王光美正式结婚的日子。两人决定不举行结婚仪式,当时王光美对结婚还有点老观念,她问刘少奇:“我就这样搬到你那里,算是怎么回事?要不要到机关大食堂宣布一下?”刘少奇却说:“不用,结婚就是两个人的事。”这天,忙碌了一天的刘少奇在晚上回到窑洞后,对警卫员说:“我今天要结婚了。”警卫员大惊:“什么?结婚?首长,我们怎么一点儿也不知道啊,什么准备也没有!”刘少奇笑着说:“我结婚,又不是你娶媳妇,要你准备什么?”刘少奇“那也得热闹热闹,庆祝一下吧!”“没什么准备的,简单一点儿,只是光美同志不好意思,你们去把她接来吧。”周恩来知道刘少奇没有举行结婚仪式,便在这天晚上对毛泽东说:“咱们一起上少奇同志家,看看他们住的地方。”于是毛泽东和周恩来一起来到了刘少奇的新房,他幽默地对刘少奇说:“我5月来到西柏坡后,不知道来这间房里多少次,今天是最有新意啊!”这天晚上,外事组的同志作为王光美的“娘家人”,为她精心制作了一个大蛋糕, 一起带到了刘少奇那里。大家一面说笑, 一面吃蛋糕, 用这种最简朴的方式表达对这对新人的祝贺。结婚以后,王光美被调到中央办公厅工作,任刘少奇的政治秘书。从此以后,王光美告别了成为一名科学家的梦想,决定把自己的一生托付给刘少奇,他的事业成功便成为她的最大梦想。刘少奇和王光美婚后,王光美希望刘少奇多讲讲他的革命经历,好让自己进步得更快一些,但刘少奇总是说:“不要从我的过去了解我,要从我今后的言行了解我!”从此以后,王光美和刘少奇共同生活了20年,他们一起相濡以沫、风雨同舟,写下了一段爱情的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