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昆明科技 - 国军后起之秀王赓:徐志摩带着妻子 带着半条命的骂名 在丈量完土地后 47岁去世

国军后起之秀王赓:徐志摩带着妻子 带着半条命的骂名 在丈量完土地后 47岁去世

发布时间:2022-05-10  分类:昆明科技  作者:admin  浏览:2485

新月诗人徐志摩与北京名媛陆小曼的婚姻,是大众羡慕的那种才子佳人结合,所以被后人称道。但很多人似乎不知道,在徐志摩之前,陆小曼还有过一次婚姻。我的前夫王赓,就读于美国西点军校,是国军中一颗耀眼的新星。可惜被陆小曼抛弃后,仕途急转直下,人生以惨淡收场。1.美国的英雄和皇后耿,1895年生于江苏,原本是一个官宦之子,但父亲早逝,世代家道衰败,只能立志读书寻找未来的出路。后来如愿考上清华大学,并因成绩优异于1911年被公派赴美留学。在美国,他就读于著名大学,先后就读于密歇根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最终于1915年获得普林斯顿大学学士学位。后来去了西点军校,在那里和后来的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是同学。由于他出色的英语,在“巴黎和会”期间,王赓担任了时任外交部长陆征祥的翻译。也是在这段时间,他认识了梁启超,并被梁收为学生。回到中国后,王赓先是担任航空管理局的成员,然后在军队中担任上校。以他的学历和起点,他无异于一颗耀眼的新星,让无数军人羡慕不已。当宋子文组建税务警察团,王赓任第二任团长时,后来闻名中外的孙立人将军只是他的下属。陆小曼也出身名门。他的父亲陆鼎是清末举人,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我在日本留学期间加入了孙中山的同盟会。民国成立后成为税务局局长,相当于今天的国家税务局局长。他家很有钱。16岁时,陆小曼被父亲送到法国人创办的北京圣心学校。这所学校主要招收在北京工作的外国人和中国高官的子女。正是在这里,陆小曼接受了西方新思想的教育,他的法语和英语都很好。当时,北洋政府外交部长顾维钧要求圣心学校推荐一名精通法语和英语的翻译参加接待外国使节的工作。陆小曼不仅外貌出众,而且天生擅长交际。17岁时,她进入北洋政府外交部工作,经常出席一些舞会和社交场合,慢慢成长为一名当红的交际花。胡适曾说,“她是老北京必去的风景”。就是在这个时候,王赓遇到了陆小曼。像所有普通男人一样,他对她一见钟情。后来,通过陆小曼的继父母唐夫妇的介绍,认识了陆家人。陆牧觉得王赓虽然家境一般,但长得很帅,前途无量。她对他很满意,积极撮合了这段婚姻。仅仅一个月后,18岁的陆小曼和28岁的王赓在北京海军联欢晚会上结婚了。婚礼非常热闹,有200多名中外宾客参加。北京各大媒体也以“名花落王赓”为题进行了报道,在北京引起轰动。梁启超的话是先知先觉,但婚后,他们并没有幸福的生活。王赓本人不善言辞,很少说话。虽然在美国留学,但不了解西方人的浪漫。他非常有进取心。他平日里很努力,回到家就爱不释手。没有时间陪陆小曼出去玩,也不太理解她的心情。陆小曼从小娇生惯养,生活比较浪漫。她喜欢去社交场所,所以她受不了冷遇。他们很难找到共同话题。陆小曼才华横溢,尤其对文学感兴趣。王赓典型的军人性格是钢铁般的直男,根本抓不住陆小曼的心思。这段时间陆小曼感觉很压抑,表现出对婚姻的不满。她在日记中写道:“我虽是少年,但头脑却像孩子一样迷茫。”尽管她遵照父母的命令嫁给了王赓,但很难对这个男人产生爱情。这时,徐志摩凸轮 吃饭时,他总是用眼睛而不是用嘴。我在想,为什么狂饮健谈的石马今天这么不善言辞?“徐志摩真的对陆小曼一见钟情。由于他也是梁启超的学生,他和王赓成了朋友。后来,他总是找一切机会去王赓家,只为了见陆小曼一面。感情上,徐志摩比较浪漫,会迎合陆小曼的需求。在文学上,徐志摩的才华在当时无人能及,和陆小曼有共同语言。后来,徐志摩创办了新月社。作为文人的社交聚集地,陆小曼也加入了新月社。就这样,两个人接触的机会越来越多,渐渐产生了感情,在这里跨过了道德的边缘。从此,陆小曼要求与王赓离婚。起初,王赓自然不同意,但经过一段时间的僵持,他逐渐意识到陆小曼的心不属于他。1925年9月,上海著名的Kutokuhayashi餐厅徐志摩及其好友画家刘海粟邀请王赓、陆小曼母女、徐志摩前妻弟弟张歆海、上海名人唐颖等人赴宴。王赓以为一群人是来讲和的,但徐志摩却在席间直接摊牌,要求王赓放手。王赓很无奈,两个月后同意离婚。但就在这个时候,陆小曼发现自己怀孕了。她知道,如果王赓知道她会断然拒绝离婚,她会悄悄地去一家德国人开的私人诊所做流产手术,以便和徐志摩在一起。1927年七夕,徐志摩和陆小曼终于如愿以偿地结婚了,这场婚礼不亚于王赓的婚礼。然而,徐的父母没有出席,以表达他们的不满。徐志摩邀请了老师梁启超作为见证人,但梁启超对他们的感情颇有微词。他在婚礼上无情地说:“你们两个这么多愁善感,离婚后还要结婚再婚,一定要彻底忏悔。"第二天,他在给梁思成的信中写道:"我又看着他找来的这样一个人做合伙人,怕他以后的痛苦更加无限,所以我打了那个人的头,希望她清醒一点,免得以后害死志摩。“没想到最后一句是预言。在和陆小曼徐志摩结婚后,鲁夫切断了她的经济支持。为了维持奢华的生活,徐志摩不得不兼职养家。后来徐志摩受胡适之邀到北京大学当教授,他说服陆小曼一起到北京生活。此时,已经染上鸦片的陆小曼执意要在上海生活,徐志摩只能两头跑。1931年11月19日,徐志摩正从上海飞回北京。因为济南的天气,飞机撞山,徐志摩遇难。3.深陷“供图”的王赓,与陆小曼离婚后,余生郁郁寡欢,再也没有结婚。为了安抚他的情绪,只能将全部精力都用在工作上。1932年1月28日,日军进攻上海,王庚所在的税警团改编为八十八师独立旅,王庚任旅长。独立旅下辖两个团,一团团长莫雄,二团团长孙立人。税警团是宋子文花重金打造,在当时中国军队当中武器装备也最为先进。该旅在淞沪会战初期小有斩获。但是接下便发生了戏剧性的一幕。王庚于2月27日骑车外出,后来在公租界的礼查酒店被日军抓捕。4天之后,日军即向上海守军发起总攻,又调重兵在国军防御薄弱的地方登陆。守军腹背受敌,战况急转直下,最后只能撤退。这时传出谣言,说王庚是到公共租界的礼查酒店看望陆小曼而被日军抓获,身上携带的我军布防地图被日军缴获,才导致我军溃败。舆论纷纷对其口诛笔伐。后来王庚在美国领事的交涉下在被日军释放,国民政府以“泄露军机”为由将其逮捕。1932年8月2日,军事法庭审判完认为王庚“确无通敌嫌疑与证据”。事实上,当时陆小曼并不在上海。王庚此行只是想去美昆明新闻国领事馆找一位西点同学请教炮弹相关问题,而且守住的撤退也是此前计划好的。但是为了平息民愤,军事法庭还是以擅离职守的罪名将其判了两年零六个月刑期。从军界新星到几乎一无所有,王庚自然无法接受这样的局面,在狱中积郁成疾。出狱以后,王庚被派往国外工作,后来在国民党兵工署驻昆明办事处任处长。据他的同事回忆,这段时间他身体已经非常不好了,患有严重的心脏病、肾病,连盐都不能吃,每天只能吃些黄豆芽、豆腐之类的素菜。不过那时候他似乎已经看开,为人变得很和善,也常跟大家开玩笑。同事们都叫他“王头”,有时候发病倒地不起,年轻人先是取笑说:“快看,王头又量地皮啦。”然后急忙把他扶起来。1942年,王庚被任命为赴美军事代表团团员,4月初途径埃及开罗的时候,突然发病,像往常一样倒在地上“量地皮”,但这次却刚好没有人在身边扶一把,最终不幸去世,年仅47岁。此时的陆小曼不知道是在跟她的同居男友翁瑞午一起抽大烟,还是在忙着为徐志摩的小说集出版而四处奔走,不知道她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内心是作何感想,对这个深爱过她的男人是否有一丝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