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昆明新闻 - 书名:傅东:潜伏在父亲傅身边 劝说他揭竿而起 解放北平 晚年发生了什么?

书名:傅东:潜伏在父亲傅身边 劝说他揭竿而起 解放北平 晚年发生了什么?

发布时间:2022-05-10  分类:昆明新闻  作者:admin  浏览:8451

如今,北京的许多文化和历史遗迹,如故宫,挤满了游客。70多年前,北平面临一场战争。这些历史遗迹很可能会被战争摧毁,而不是像今天这样完美的呈现在我们面前。大多数人可能认为战争是男人的事,但一个年轻的女人在拯救北平免于战争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她是华北“剿总”司令傅的长女傅东。傅东,原名傅冬菊,一九二四年生,陕西太原人。她是傅和前妻的长女。傅东出生时,傅已被提升为晋军统帅。当时北方地区军阀混战,傅常年在外打仗,回家的机会很少。1929年,已升任天津警备司令的傅与年轻的刘相识,不久又结婚了。在旧社会,娶妻纳妾是很平常的事,尤其是在达官贵人的家里。然而,张金强无法接受这个现实。虽然他没有与傅改夫妻之名,但他们之间的关系却不可避免地出现了裂痕。张金强大部分时间一个人生活,一个人承担起抚养孩子的责任。付东在山西太原长大,童年的大部分时间都和母亲在一起。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华北日军攻占山西。到傅东刚学习的第二天,日军已经到了娘子关。张金强把傅东和另外两个孩子带到Xi安避难,并安排傅东在明贤中学学习。但是,Xi也不安全,不久日本飞机就轰炸了Xi。母亲只能带着家人去重庆避难,付东进了南开中学。当时南开中学有很多国民党高官的子女。每个人都经常听他们的长辈讨论国家大事,他们都见多识广。学校里讨论国内形势和抗日救国的话题很多,思想比较进步。在这样的氛围下,付东总是害怕落后于同学,经常看苏联电影和书籍。只要有抗日救亡组织,她就积极参加。后来,她加入了共产党领导的外围组织“号角社”。每个周末,“号角俱乐部”都会组织学生参加重庆《新华日报》俱乐部的一个进步读书会,接受革命教育。在这里,她还认识了当时在重庆工作的周恩来。周鼓励她不仅要读书,还要把《社会》这本书读好。傅东觉得周恩来很亲切,叫了一声“周叔叔”。周笑着纠正道,“你不能这么叫。你应该叫它周叔叔。你爸爸比我大三岁。”此后,傅东的思想有了更大的进步。从南开毕业后,傅东进入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外语系。他的父亲傅虽然是高级将领,但出生在普通农民家庭,生活一向简朴节俭,所以对子女管钱管得很紧。除了学习和生活,他很少给其他费用,有时邮件也不及时,付东只好做“家教”赚点伙食费。然而,这反而让傅冬和同学们走得更近了。到了西南联大,她穿着打扮、谈吐举止都不官腔,性格开朗,很受同学欢迎。龙云主政云南时,政策开放,不限制言论。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是由多所著名大学联合举办的,各种新思想都在这里举行。generate的很多学生都是地下党员,这使得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成为“民主的堡垒”。傅东也很快加入了“民主青年团”,思想觉悟进一步提高,积极投身爱国民主运动。在一次活动中,她被军方特工追逐后摔倒扭伤了脚。一起参加活动的联大新闻系学生周逸之飞过来把她接回宿舍。她过去经常照顾她。久而久之,他们相爱了。在报纸的内容选择上 付东不仅在宣传上下了功夫,每次回家都要“跟着”父亲的许多办公笔记。凭着这些条子,他开出了证明,让负责联络的同志们在华北国民党统治区安全行走。有人把这些事告诉了傅,傅似乎看出了端倪,问傅东:“你是共产党员吗?”傅东回答说:“我想参加,但我没有资格。”芙左毅不屑地说,“人们不会要你的。你是什么身份?”抗战胜利后,因为接收问题,傅在华北对八路军动武,先后攻占绥远、察哈尔西部解放区。1946年6月,又出动3.2万兵力突袭济宁,攻占大同首府张家口和晋察冀解放区。付东对此非常不满,连夜跑到张家口和父亲吵了一晚上。父女为国内局势激动,你来我往。傅东分析了国民党必死的道理,问他父亲以后打算怎么帮他们打内战。最后,傅生气地说,“你刚刚离开学校。你对社会了解多少?年纪轻轻,怎么能理解我的苦衷?”虽然两人不欢而散,但傅还是多多少少被这一夜的争吵所感动,她意识到女儿和自己站在了对立面。1946年秋,傅东向组织申请入党。该报有许多联合国大会的老同学,他们更了解她。组织很快决定考察她,让她写自传,有人拿着报纸就去拿。第二天傅东在宿舍紧张地等着,这时有人敲门。她打开门,看到她的男朋友周逸之,有点失望。结果他拿着一卷报纸,在傅东眼前晃来晃去。原来他是来拿自传的。这一刻,付东知道自己的男朋友已经是党员了,高兴得跳了起来。1948年11月2日,辽沈战役结束,四野军入关不久。4日,奉命到南京参加国防会议,商讨国防对策。私下里,老蒋试图说服他指挥军队从南方撤出,并答应给他在东南部的军事和政治首领的职位。然而,傅却处在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虽有“著名守城”之称,但当时华北平原已无险可守,面对的是锋芒毕露的田地,命运堪忧。他的下属大多是不愿南下的绥远人。即使他们同意南下,部队也肯定会被老蒋吃掉。对于一个军阀出身的将军来说,失去他的部队就等于失去他的生命。而如果去西部的绥远,一个人很难支撑下去。他预测,辽沈战役刚结束,四野休整三个月左右才能入关。他向老蒋建议,将自己的部队扩充到20-50万人,在平金地区建一批碉堡,以此收缩兵力,等待第三次世界大战。傅的部队在津、平、新、张一线形成一条长蛇阵,企图阻止田地南下。在傅的这个关键时刻,傅东向他的父亲做了第一次试探,对他说:“我有一个老同学让我告诉你,共产党希望同你合作,和平解决平金问题。题,避免文化古都北平和工业城市天津再遭战火摧残。”常年周旋于各个派系之间的傅作义非常敏感谨慎,问道:“你老同学是真共产党还是军统特务?你可别上当了,要是碰上假的就麻烦了。”傅冬回答说:“是真的,不是假的,更不是特务。”傅作义显然很在意自己在对方心目中的地位,问道:“是毛泽东派来的,还是聂荣臻。”傅冬回答说:“是毛泽东派来的!”傅作义最后表示,这是一件大事要好好思考一下,并叮嘱女儿行动千万小心,不要让特务盯上她。11月中,山东《大众公报》发表了在济南战役中被俘的王耀武的《告国民党官兵书》和《告国民党党政机关书》,随后山东新华广播电台又发表了他的广播讲话,这些内容对傅作义触动非常大。这次傅作义主动找来女儿问:“你上次说的那位同学到底是不是真的共产党,在接触中有没有什么让你生疑的地方?”傅冬斩钉截铁地说答:“是真的!”傅作义说:“那好,你替我发个电报给毛泽东。”傅冬急忙去找纸和笔,却被傅作义叫住:“一个字也不能用笔记,对你同学你也只能口授。”电报中,傅作义流露出和谈的意愿,并要求派人来北平商讨。但对于傅作义这样的大员,不给予一定的打击,是不会彻底醒悟的。1948年12月14日,解放军包围北平,但考虑北平城内大量文物古迹和居民,只采取围而不打的策略,向傅作义施加压力。此时傅作义也派出亲信代表《奋斗日报》社长崔载之出来谈判,不过他仍然心存幻想,漫天要价,以拖延时间,等待战局转变。1948年12月22日,傅作义主力部队35军在新保安被围歼,军长郭景云兵败自杀。35军是傅作义的嫡系部队,装备精良,这支部队被全歼傅作义犹如心头剜肉。12月25日,新华社又公布了43名战犯名单,傅作义位列第35。收到消息当晚,向来面对遇事不动声色的傅作义在居仁堂大发雷霆。傅冬立即将这一情况报告给了上级。毛主席审时度势,于1949年1月1日发出了《关于与傅作义谈判的六点方针》,解释了和谈的原则立场和政策,傅作义听后情绪开始好转,派出代表继续参加谈判。但此时为考虑未来的地位,他并不愿意缴械投降,因为即便到了万不得已时,他仍能从天津港撤离。随后解放军向天津发起攻势,并于1月15日解放天津,俘虏了傅作义亲信、天津警备总司令陈长捷。北平彻底沦为孤城,左右无援,傅作义万念俱灰,只能于1月22日接受北平和平解放协议,并欢迎解放军代表入城。傅作义在北平城内的25万部队,陆续开出城外指定地点接受改编。1月31日,解放军先头部队进入北平,标志着平津战役结束,北平和平解放。这期间还发生了一件常关键的事情。在最后一次谈判期间,为了让傅作义明白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1月16日,林帅曾写了一封措辞非常严厉的信,其中列数傅作义部种种罪行,最后提到:“贵军及贵属诸反动首领,必将从严惩办,绝不宽恕,勿谓言之不预。”这封信让傅作义的亲信邓宝珊带回去,邓宝珊不敢直接交予傅作义,而是让傅冬寻找机会转交。傅冬一看内容,感到很可能影响父亲最终决定,当时北平城内仍有不少傅作义部队,一念之差就可能造成战争。傅冬决定等国军开出北平城再告诉父亲,于是把这封信悄悄地塞到父亲办公桌文件堆里,最终避免了一场误会。傅作义看到这封信时,虽然很生气,但部队早已开出城,只能急忙找到林帅认罪。双方就信件内容作了坦诚的交谈,才打消傅作义的疑虑。北平的和平解放意义十分重大,直接作用是保护了这所历史古城,让200万市民免遭战火灾难。同时也树立了一个和平解放的典范,与天津形成了鲜明对比,即接受和平改造则宽大处理不予追究,顽抗到底则坚决歼灭,这对日后全国的解放战争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北平的和平解放,首先是由于解放军强大的武力压迫,但傅冬在整个昆明资讯过程中不断劝说父亲转变态度,也发挥了非常关键的态度。北平和平解放后,傅冬随刘邓大军南下,成了一名战地记者,后来在昆明工作到1951年,随后又进入人民日报社工作。30岁时与男友周毅之结婚,育有三女。因为住房紧张,父亲还为其购买了一套一百多平米的房子。在风云激荡的岁月里,傅冬因为曾经扣押过那封至关重要的信件,受到责难。不过她向周总理写信,述说了前因后果,周下令对其进行保护。1982年,傅冬被调到到新华社香港分社工作,直到1995年离休,享受司局级待遇。虽然这个级别的官员在北京一抓一大把,但对于习惯了简朴节俭生活的傅冬来说也已经够了,她把积蓄下来的钱资助希望学校的穷困学生,自己甘于清贫。即便重病住院期间,按照她的级别医疗费用是可以完全报销,并不存在网上有些文章说的晚年无钱看病,无钱交房款的情况。离休在家,总有以前的同学和单位的晚辈登门探望,不可避免地会谈到关于北平和平解放这样的重大历史事件。有人问她,劝说父亲起义后悔吗?傅冬不解地反问:“为什么会后悔呢?那是一个非常正确的选择。”现在看来,那确实是一个非常正确的选择。但在当时看来,却存在许多不确定因素。能主动放弃高官后代的身份,劝说父亲弃暗投明,加入到一个还不太确定的新生力量的阵营。这需要莫大的智慧和勇气,唯一能驱使她这么做的恐怕只有信仰了。专注近代战争史,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关注@温度历史感谢大家支持!关于本文有不同看法,欢迎在评论区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