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昆明资讯 - 汉奸在日本留下30亿财产 清洁工妻子用20年时间追回 为国家捐24亿

汉奸在日本留下30亿财产 清洁工妻子用20年时间追回 为国家捐24亿

发布时间:2022-05-15  分类:昆明资讯  作者:admin  浏览:1167

1963年的一个秋天,在北京的一个小巷子里,一辆汽车开了进来,三个干部模样的人下了车。三个人神情严肃,走到一个普通的四合院,推开院门,看到一个老婆婆在做手工。老人看到三位干部,脸上明显慌张,忍不住抓着手里的线头试探性地问:“你们是谁?”为首的中年人看到老人的反应,暗暗松了口气。看来她就是我们要找的人。中年人上前亲切地问:“请问你是耿碧燕吗?也就是当年的赵碧贞。”老人慌张地点点头,那人继续道:“不要怕。赵新波的罪行与你无关。我们是来帮你追回你丈夫以你的名义留在日本的房产的。”看到这里,大家不禁好奇这个人是谁,这个老头是谁,和这个赵新波是什么关系,有什么房产?要搞清楚这一切,还得从一个叫赵新波的人说起。留学东洋1890年,在河北宛平,一个叫赵心伯的男孩出生了。赵新博从小就很聪明,读书也不错。年轻时的赵心伯加入了清政府的警备队,担任警备队的警卫,后来考入天津北洋大学学习。辛亥革命爆发后不久,赵辛博进入北京文明新剧团,成为一名男主角。在此期间,赵心伯加入国民党,投身革命。赵心伯1913年,赵心伯怀着极大的抱负参加了轰轰烈烈的二次革命。在这里,赵心伯似乎是一个忧国忧民、勇于为革命而战的年轻人。但是,——的拐点,就在这里开始了。二次革命失败后,赵辛博逃到大连,改名刘小池,成为日本人的中文老师。1915年,这位日本中文老师开始了他在日本的留学经历。赵心伯在日本留学期间,结识了侵华战争中臭名昭著的筑原健二、四郎半亨等年轻力壮的日军军官,并与这些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这个曾经心系国家,积极上进的年轻人,从此与国家越走越远,为了自己的名利,一步一步走下去,走上了卖国求荣的不归路。1926年,赵心伯留学回国。在日本驻华使馆武官本治茂的“极力推荐”下,赵心伯被张任命为东北三省保安司令部法律顾问。赵辛博以其狡猾的手段,很快成为北京政府外交部条约修订委员会的成员。皇姑屯事件后,张被杀,赵辛博失去了政治支持。张学良上台后,赵辛博千方百计讨好张学良,希望张学良能为他提供政治支持。在赵心伯的不断要求下,张学良恼羞成怒,出资成立了东北法学研究会,并让赵心伯当会长。赵辛博却处处维护日本人的利益,是奉天有名的亲日派。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后,东北三省沦陷。作为一个中国人,赵心伯没有思考过如何拯救民族求生存,抵抗外敌入侵。而是和卖国贼袁一起成立了“辽宁地方维护委员会”,发表了他的所谓《独立宣言》。就连满洲国的国号、长春改新北京都是赵辛博的主意,赵辛博被称为伪满洲国的助产士。赵辛博凭借多年来对日本人的“巨大贡献”,很快接替了土肥原贤二,成为奉天的伪市长。赵辛博为了在日本人面前摇尾巴邀功,无所不用其极地出卖中华民族的利益。1932年3月,伪满洲国成立,赵心伯担任首任“立法院”院长。1934年10月,立法院功能停止,赵辛博辞职,准备降级改组秘书处。1937年9月,赵心伯被任命为政府顾问。不久之后,他被指控贪污。他辞职了,带着家人去日本生活。1939年,赵心伯回到北平,担任法律顾问 天道有轮回,善恶终有报,做汉奸注定没有好下场!1945年,抗战胜利后,赵心伯被判汉奸罪。被捕后,赵新波被关进了当时北平的第一监狱。当时二战的重要战犯正在接受国际审讯,因为日本对中国犯下了数不清的滔天罪行,自然难逃国际法的审判。当时的国民党政府为了收集证据,要求将已经抓捕收押的战犯抓起来,汉奸写下他们的罪行和日本侵华的相关材料。然而,当中国任命的倪大法官回国收集材料时,大汉奸赵新波拒绝交出有关材料。更令人气愤的是,赵新波甚至把写好的材料扔进炉子里烧了。赵新博为什么要反悔,把资料烧掉?原来赵辛博找人打听消息:日本人还没完,还有翻盘的机会。倪于正是可恨的,可恨的,真的可恨。为了一己私利,如赵心伯这种死心塌地,依附于日寇的顽固汉奸,活该被骂一辈子。后来因为国民党陷入解放战争,放松了对这些大汉奸的关押,赵辛博用金条贿赂狱警才得以出狱。但是像赵新博这种罪大恶极的人怎么可能逃脱审判呢?因为赵心伯不想在日本定居,而赵心伯已故的妻子王碧燕生前要求葬在中国,所以在解放战争胜利前夕,赵心伯带着全家回到了中国。这一次,赵新博没有之前那么好的运气了。赵新波回国后很快被逮捕,等待人民和国家对他进行审判。1951年7月20日,北京市人民公安局依法传唤赵新波。毕竟赵新波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罪恶,逃不出人民的审判和国家的审判。所以在传唤赵新波时,他血压飙升,在看守所猝死。赵辛博原本是一个心系国家、胸怀救国之志的青年,但正是因为赵辛博意志不坚定,才无法抵抗日本军国主义对他思想的腐蚀,更无法抵抗他的私欲。最终一步步堕落,在不归路上越走越远。赵辛博这样的汉奸,永远会被鄙视。赵辛博这个巨大的遗产,不仅在政治上为了荣耀而背叛国家,极其可恨,而且为了赚钱贪财也是不择手段。赵辛博在伪满洲国做官的时候,利用职权,利用地位,剥削穷人,榨取人民的脂肪和奶油,“积累”了一大笔财富。后来赵新博被迫辞职回到日本后,看中了西医生意,于是赵新博留在了日本。本的人际关系,倒卖西药,狠狠的发了一笔战争财。在解放战争即将胜利之时,赵欣伯又带着他的妻儿老小回到日本去处理他在日本的财产。那段时间,赵欣伯疯了一般地购置房产,置办了大量的不动产。图中圈红者为赵欣伯而这笔财产在20世纪的八十年代急剧增值,最后竟高达30亿日元。就这样一笔巨额遗产自然是引起了许多名利之徒的歪心思。在赵欣伯离开日本之前,曾将自己留在日本的财产交付于一个叫铃木弥之助的日本人进行打理。因为新中国成立之后,赵欣伯便被逮捕了起来,而所谓的赵家人也大多树倒猢狲散,忘记了赵欣伯留在日本的巨额财产。在面对利益的考验时,人性的丑恶往往就会暴露。由于长时间的守着这么一大笔财富,铃木弥之助也渐渐动起了歪心思,整日里总是想法设法地把这笔财富归为自己所有。首先铃木弥之助先四处打听赵家人的下落,当他得知赵欣伯已经死亡时,铃木弥之助顿时欣喜若狂,随即伪造了一份赵欣伯的遗书,即——“赵欣伯死后,财产归铃木弥之助所有”,准备侵吞掉这笔巨额遗产。他还与日本和韩国的黑社会联手,强行出租,改建这些地产。而好戏从这里拉开了帷幕:二战后,日本的经济飞速发展,在日本政府进行一次房屋地产的登记审查时,发现有大量的没人居住的房屋和地产,而这些财产全都在一个叫做赵碧琰的女人的名下。剧情从这里也开始了戏剧化的发展。遗产不是赵欣伯的吗?不是在铃木弥之助手里打理着了吗?这个赵碧琰又是谁?为什么赵欣伯的遗产在她的名下?这一切还要从赵欣伯那场荒唐的婚姻说起。荒唐的婚姻在一个普通的日子里,王碧琰突然来了兴致想去戏园子里听戏去,而此时的赵欣伯正心怀紧张准备上台登场。赵欣伯全家在日本合影戏台上,赵欣伯大放异彩,王碧琰不禁对这个旦角暗许芳心,“这小生唱得倒是好,也不知道是个怎样的人”在王碧琰暗自思考之时,赵欣伯也被台下的王碧琰深深所吸引,“还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儿,就像神仙一样好看。”但赵欣伯也自知与她相距甚大,所以只能将这份喜欢藏于心中。在戏结束后,王碧琰按耐不住自己的芳心,跑去后台找到了赵欣伯,而赵欣伯也被王碧琰迷住了,二人迅速的坠进了爱河。1915年,赵欣伯要远赴日本留学,为了能一直陪在赵欣伯身边,王碧琰要求跟随赵欣伯,并且承担赵欣伯的费用,两人在日本期间,感情也愈发深厚,可是好景不长。1921年,王碧琰因子宫肌瘤在医院做手术,赵欣伯在手术间外焦急地等待着王碧琰的消息,但最终他收到的是王碧琰死亡的噩耗——王碧琰死了,死在了手术台上。悲痛欲绝的赵欣伯与医院打起了官司,但是赵欣伯最终败诉。1921年,赵欣伯回国之后,张贴了一份求婚告示,而这吸引到了赵欣伯妹妹赵慧敏的同学——耿维馥,当耿维馥认识了赵欣伯以后,便迅速的被赵欣伯所吸引,一个涉世未深,对社会懵懂的小姑娘哪里抵得住参加过革命,又有过留学经历的赵欣伯呢。于是,在同年六月,未经世事的耿维馥怀着对爱情的美好憧憬嫁给了丧妻不久的赵欣伯。就在此时,亘古罕见的荒唐事发生了——赵欣伯与耿维馥约法三章:第一:绝不能离婚。第二:耿维馥要陪同赵欣伯一起前去日本。第三:耿维馥要改成赵欣伯已故妻子——王碧琰的名字,并且要求耿维馥随他姓,改为赵姓。更名为赵碧琰。前两条耿维馥很赞同,但是第三条实在是太过分,仅仅是嫁个人而已,还要修改自己的姓名,并且是改成自己丈夫已故妻子的名字,那自己算什么?王碧琰的替代品吗?为此耿维馥还伤心了好久,自己真心喜欢的人怎么会只是把自己当成别人代替品?但是年少无知的耿维馥最终是没能敌得过赵欣伯的软磨硬泡,再加上耿维馥极其钟意于赵欣伯,最终还是同意了。但这招致了耿家人的强烈反对,耿家在当时也可以算得上是富甲一方的大户人家,耿家的千金竟然要嫁给一个刚刚丧妻的男人,而那昆明旅游男人还要求耿维馥将自己的名字改成他已故亡妻的名字,这对于耿家来说是奇耻大辱,所以耿家人强烈反对这门亲事。但是痴迷于美好爱情幻想中的耿维馥依旧不顾家人的强烈反对,答应了赵欣伯的一切要求,执意要嫁给赵欣伯。由于耿家人强烈反对这门亲事,所以在耿维馥出嫁的那天,耿家人没有一个人来送亲,出身于大户人家的耿维馥的婚事显得格外冷清。从此以后,耿维馥改名为赵碧琰,成为了王碧琰在赵欣伯心中的替代品。反观赵欣伯,刚刚丧妻便迎娶新妻,迎娶新妻之后还要求妻子改名为前妻的名字,真不知道是该赞扬他痴情还是嘲讽他寡情了。若干年后,大汉奸赵欣伯死在看守所,为了和汉奸丈夫撇清关系,赵碧琰又重新改回了自己原来的名字——耿维馥。而那时的耿维馥也成为了新中国一位普通的扫大街的阿姨,她再也不是当年那个风华绝代的大家闺秀,那个对未来充满向往的女孩子;现在的她只是一位扫大街的阿姨,没有了曾经动人的容貌,没有了曾经家人的宠爱和衣食无忧的生活,有的只是粗糙起皱的皮肤,行动不便的腿脚和为了生计而奔波的沧桑,和所有新中国普通的北京市民一样,默默无闻的生活着。遗产的争夺但生活总不会是这样一帆风顺的,在耿维馥勤勤恳恳扫大街时,远在海外的日本却掀起了和耿维馥一家息息相关的巨额遗产之争。当铃木弥之助对遗产虎视眈眈之时,在中国台湾,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也幽灵般地冒出了形形色色的各种“赵家人”,有自称是赵欣伯女婿的,有自称是赵欣伯儿子的,也有自称是赵欣伯遗孀的,各路牛鬼蛇神纷纷粉墨登场。赵碧琰与儿子赵宗阳最令人瞠目结舌的是,一个自称是赵欣伯儿子赵宗阳的香港人竟为了冒充赵宗阳而不惜弄瞎了自己的左眼(赵宗阳因儿时患病而左眼失明),最终被日本警察识破。在各色为了金钱而无所不用其极的人中,出现了一个骗子,而这个骗子正是结束这场闹剧的关键。中国出手又是繁忙的一天,日本警察又识破了一个冒充赵欣伯亲属的骗子,而这个骗子在身份被警察侦破后,为了将功赎罪,向中国驻日本华侨总会会长陈焜旺汇报了一个重要情报:赵碧琰还活着!听闻这件事的陈焜旺马上意识到了此事的重要性,于是马上将此事汇报给了时任政务院华侨事务委员会主任的廖承志同志,廖承志将此事又汇报给了当时国家的主要领导人。从这时开始,中国终于出手了。于是就有了我们开头的那一幕,廖承志带着两位年轻同志找到了当时还在扫大街的耿维馥,表示中国政府一定会为她重新夺回属于我们中国人民的财产。首先廖承志先将派人找到了铃木弥之助,表示既然赵碧琰还活着,那就应该归还财产。令人愤怒的是,铃木弥之助竟然为了继续霸占这笔财产,而否认赵碧琰是这笔财产的委托人。好了,既然好好地商量说不通,那就法庭见吧!这时,整个日本,甚至整个亚洲的新闻界都对此事提起了兴趣,各大媒体相继采访与报道此事。起先赵碧琰一家因为曾经汉奸的身份而不敢面人,但在中国政府的大力鼓励与支持下,赵碧琰也终于前往日本,站上了日本的法庭。1976年的春天,76岁的赵碧琰出席法庭。日本法官问:“你是否知道东京住宅有一个藏宝的密库?”赵碧琰:“我挖的,我埋的,我能不知道吗。”日本法官:“怎么证明是你埋的,密库多大,藏了什么,什么形状?”赵碧琰:“跟你说不明白,有金子、我的首饰、珠宝、证券,地契,房契……”即使日本法官心里已经完全肯定了赵碧琰是赵欣伯遗孀的身份,但是不幸的是赵碧琰曾经为了摆脱汉奸的身份而烧毁了大量的资料,其中就包括了各种地契,房契,各种与赵欣伯有关的资料……最终因为证据不足的原因赵碧琰败诉。赵碧琰(中)赵宗阳(左)与他们聘请的律师傅志人一起交谈既然证据不足,那就搜寻证据,中国人就从来没向困难低过头!首先,中国政府安排了溥仪的妹妹——爱新觉罗韫颖和赵碧琰的会面,由溥仪妹妹亲自肯定了赵碧琰的身份。其次,赵宗阳在日本报纸上登了一份“寻人启事”,内容就是寻找当年在日本赤羽小学读书的同学。这使赵宗阳一下子找到了11位日本小学同学,现在有了人证。最后,中国政府重新要求日本方面开庭重审。1984年4月,东京家庭裁判所重新开庭审理赵碧琰财产案,由于此时的赵碧琰年事已高,由儿子赵宗阳代其出庭。因为中国方面准备的证据充足,1984年9月7日,日本法庭终于作出了判决:赵欣伯留在日本赵家的财产全部归赵碧琰所有。从此,这场持续了二十多年的跨国巨额遗产纠纷案终于落下了帷幕。遗产的处理84岁的赵碧琰从没想到,在自己的有生之年竟然还可以在中国政府的支持下夺回属于自己的财产,当年那个风华绝代的赵小姐经历过世事的沧桑之后,已经变成了北京胡同里普普通通的扫大街的老阿姨,此时的赵碧琰已经看淡了财富和荣华富贵,心里有的只是当年做汉奸时的悔恨和忏悔。当要回这价值三十亿的财产后,赵碧琰对家里的人表示:这笔钱是你们爷爷当时做汉奸的时候欺压百姓得来的,我们绝对不能要,我准备把大部分遗产都捐出去,给你爷爷赎罪。而她的这一决定也得到了家人们的同意,在拿到巨额遗产之后,赵碧琰就将80%的遗产捐给了国家,将剩下的六亿捐助给了东北的教育医疗事业。赵宗阳(左)赵碧琰捐出三十亿用以对丈夫的赎罪,令人唏嘘也令人赞叹。赵欣伯作为抗战期间臭名昭著的大汉奸,不仅是对个人的抹黑,对自己亲属的抹黑,更是对中华民族的抹黑,这种人在祖国最紧急最危亡的时刻不仅不挺身而出而是选择了出卖自己祖国的利益,对侵略者摇尾乞怜,实在是可恨可恨。赵欣伯从一个满怀壮志的年轻人最后堕落成一代大汉奸,其人生不可谓是不令人唏嘘,当年那位参加革命,报效祖国的年轻人经过民国那场乱世的冲击最终也是改变了自己的心志,成为了当年自己所讨厌的人。赵碧琰晚年所捐出的三十亿,也算是对他深重罪孽的赎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