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昆明新闻 - 景熙珍:彭元帅的私人卫队曾秘密护送彭将军的骨灰到北京

景熙珍:彭元帅的私人卫队曾秘密护送彭将军的骨灰到北京

发布时间:2022-05-15  分类:昆明新闻  作者:admin  浏览:6406

2009年,在北京301医院的一间病房里,一位即将走到生命尽头的老人向儿子要了一碗豆腐脑。临终遗愿如此简单,不禁让床前的孩子感到苦涩。这位老人就是彭元帅的贴身护卫荆希贞。1930年,他出生在山西一个贫困的农村家庭。从十几岁起,他就希望为革命而流血。这位来自山区的革命者过着简单而曲折的生活。说简单是因为它自始至终在军队的道路上前行,曲折是因为各种机遇,或幸运或挑战,都与彭先生息息相关。然而,天气并没有让我们开心。晚年,景熙珍饱受癌症折磨。虽然当时止痛药作用不大,但他还是忍着疼痛,坚持口服完成《在彭总身边》。图景熙珍口述《在彭总身边》将死之人往往觉得人生的路很长,或者稍纵即逝。到了最后时刻,依然对老板呵护有加的景老,似乎在赶时间,只希望多陪陪彭总。然而,景老就算写完回忆录,恐怕也是“纸里的短爱”,难以道出她的心声。十六年,从相遇到等待,从相知到分离,既让人羡慕又让人遗憾。1950年深秋,靖喜珍被上级从祖国大西北送到彭身边,他们开始了长达16年的患难与共。靖喜珍一到彭的指挥部,就发现它“藏”在一个山沟的山洞里,也是指挥官的居所,这让靖喜珍大吃一惊。当景熙珍在门口等着的时候,彭正在伏案写作。注意到门口的人后,他问是谁杀了景熙珍。他大声回答:“不知道谁叫我。”彭笑了笑,继续问他为什么拖到这个时候。“我奉命去北京送一封信。飞机在Xi安加油时,我以为到了北京就赶着去送信,却没有见到收到信的陈赓同志。我发现我下错了站,然后我在别人的协助下上了火车。"描述完基本情况后,他有点不自在地继续说,"火车无论怎么停我都不会下车,但这几天会晚点。”彭司令员马上笑了:“你这么死板,组织上倒是派了我一个好兵!“在后来的日子里,正是这种一根筋的性格,让敬希真得罪了很多人,但他也保持了党员的自律和公正。在朝鲜战场上,由于彭曾多次造福他人,部队收到来自各地的捐款络绎不绝。他任命敬希真保管它们,分发给士兵。在分配过程中,一些干部为了显示自己的“官威”,频频趾高气扬地索要材料,但敬希真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彭和蒲彭老板得知后,不仅高度赞扬了敬希真,还批评了这位思想不好的干部。事后,他悉心教导敬希真:“我们要保持这种不仅严格要求自己,而且敢于纠正同事错误的精神。”这让敬希真记了一辈子。1959年,患难与共的真朋友彭被要求暂停工作。他力劝景熙珍另谋出路,景熙珍却毅然留下,举家迁往彭总家附近。这些年,两个战友,师生恋,红颜知己,朝夕相处。景熙珍和彭说起景熙珍一家,也要感谢彭总“代人写情书”。年轻的靖喜珍收到了家乡一个女孩的来信。他懵懵懂懂,又因为不怎么识字,对如何回复很失望。在征得小静同意后,彭总也看了信,并鼓励静希真写一封情书:“大胆地写吧,但是你写不起的字是空的。我会帮你改正的。"此后,在"司令媒人"的牵线搭桥下,有情人终成眷属,还得了几个儿子,彭先生也欣喜不已,渐渐把荆家当成了自己的家人。景熙珍和妻子结婚后不久,因为中南海的房子太紧,就被安排在一个小房子里。彭总曾经评价他们的婚房“半屋,破破烂烂”,然后他送了他的挂毯。 彭司令对敬希真的关心也深入到了他的后代。从1959年到1965年,当彭没事的时候,他总是在靖西镇找到孩子们,和他们一起玩。小孩子也喜欢喊“爷爷,爷爷”要糖果。彭的专属理发师,除了两家人过得像一家人,景熙珍甚至被“逼”成了理发师。但被停职后,彭将军觉得自己是个闲人,任由头发随意生长,不愿意去北京饭店理发。为了说服彭总去理发,景熙珍答应了彭总的要求,要他“一定要去西苑”,一个很受欢迎的理发店。出于安全考虑,他提前通知颐和园派出所为彭总安排理发。彭将军一去,直接被安排理发,其他人排着长队等着,让他挂着脸埋怨小静:“你要他们骂我妈。”这件事之后,彭总更不愿意出去理发了,就去百货公司买了剪刀、指甲钳等工具交给景熙珍,而自己则支起一条白毛巾,坐在水盆前,显然是要景熙珍给自己理发的姿态。景熙珍哭笑不得地问:“谁来替你管?”“你给我一个理由。”“哦,我没办法。别开玩笑了。我从来没有给任何人剪过头发。”“你学着点,别怕,反正是推你光头。”“你光头推不动,理发器不夹头发?”“哦,我叫你别理它。我不怕。你怕什么?”无法拒绝的景熙珍硬着头皮成了他的专属理发师。1965年冬,彭恢复工作后,保卫处的“理发师”工作宣告结束。敬希真还开玩笑说:“首长,你解放了,我也要解放了。”从彭元帅理发那一集不难看出,敬希真是愿意把一切细腻、体贴、保护都交给自己的首长的。不幸的是,他们陪伴的日子即将结束,16岁的监护人最终不得不与对方分开。1966年的一个晚上,彭被一群人“要求离开”。隆冬时节,连御寒的东西都没有适当的配备。这让景熙珍很担心。他反复打听一个战士彭司令员的下落,终于得知他在哪里。几经周折,景熙珍终于见到了彭。此时的彭总已经完全无力,但他的表情却异常的平静和从容。敬希真差点哭出来:“彭将军,我给你带衣服来了!”彭一见敬希真来了,就责怪他说:“你怎么来了?别管我。你走吧!走吧!”敬希真一把抓住他说:“彭将军,我不能丢下你。无论发生什么,我追随你的决心都不会动摇。”经上级讨论,需要将彭总经理送北京审查。在的授意下,荆喜珍等人得以挤上押解彭总经理回京的列车。图彭,景熙贞然在车站站台上,景希珍无法再跟着彭总上车,只得提了唯一的请求:“我跟彭总十七年,让我跟他告个别吧!”彭总吃力地站起来,紧紧握住景希珍的手,泪水涌动在眼眶中说到:“好!好!谢谢你,谢谢你,我谢谢你啦……”随后又深鞠一躬……护送忠魂归的老兵祖国不断在昌盛,之前的一些事情也在慢慢改善。1978年12月景希珍在四川接到了通知,让他和彭德怀原秘书綦魁英一起护送彭总骨灰去北京。同时,为执行保密任务,骨灰盒上写的是王川,37岁,成都人,编号327号。景希珍二人在组织的安排下,带着提包装着骨灰上了民航飞机。飞机于西郊机场降落,机舱门打开的同时,熙熙攘攘地走进许多人,包括彭德怀的亲朋好友以及共事过的同志。瞬时间,哭声充斥于飞机内,完成任务的景希珍和綦魁英,也得以宣泄悲痛,泣不成声地拥抱在一起。景希珍虽然在彭总最后的日子没能陪伴其左右,却也不辱使命地将彭德怀骨灰护送回家,没有枉费今生今世这场至深的缘分。纵然彭德怀未能相伴景希珍至人生终点,他的谆谆教诲仍令景希珍受益终身,清廉高尚的品格自然地流露在景希珍的日常生活中。景希珍一生奉公廉洁、但求问心无愧,哪怕在平日里,他烟瘾犯了也只是购买最便宜的烟草。不仅如此,景希珍也是一位有担昆明资讯当的丈夫、体贴儿女的父亲。他曾悉心照料缠绵病榻的妻子几载,妻子走后仍坚持独自生活,以免拖累儿女。就是这样一位值得敬重的革命英雄,直到生命尽头,自身所求竟只是普通的舌尖之物—豆腐脑。真正萦绕他心尖的仍是彭老总,为其编撰回忆录可能是景老真正的遗愿。已经没什么力气的他颤颤巍巍地说道:“彭老总的高尚品格应该传承下去,他是一个需要被后世所知晓的英雄。”景希珍知道,他一旦躺下便再也起不来,终于,他完成了那部作品,也于2010年去往了另一个世界,他说去了那边仍要守着彭老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