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昆明新闻 - 新冠肺炎确诊后 我经历了一场难熬的高烧 大家的认可让我很感动

新冠肺炎确诊后 我经历了一场难熬的高烧 大家的认可让我很感动

发布时间:2022-05-16  分类:昆明新闻  作者:admin  浏览:1248

几天前,张先生告诉杜南和N视频记者,在被确诊为新冠肺炎后,他经历了一场艰难的高烧,现在他的健康状况正在好转。这几天太多的电话和留言占据了手机,他还没来得及打开邻居录的感谢视频,还有网友的留言和祝福。“我不应该给更多的人带来更多的麻烦,我觉得是本能”,“被人认可我其实挺感动的”。a“我知道是密切接触,感染率几乎是100%。”杜南: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张先生:我现在在医院,身体很好。声音嘶哑,鼻塞,跟普通感冒不太一样。杜南:之前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决定要隔离自己?张先生:我是室内设计师。4月22日上午,我在东城区的一个客户家里做了一个设计展示。按照正常流程,工头必须到场,但那天他没来。所有的工人都出席了。房子里有9个人。直到晚上我才知道工头被确诊了。我想第一时间联系工人,了解他们的身体状况,因为工人和工头经常在一起。晚上9点,我给工头打电话,说你好好养病,工地我来管。他把那个工人的电话号码发给了我,我当时一直没联系上他。我心里清楚,我可能是秘密联系人。我住的房子不是我的,我也不是一个人住。我实在不想给别人造成什么麻烦,只能找个酒店住下,控制自己,不要碰任何人。我一直在给工人打电话,我说你怎么样。只有通知我,我才能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23日上午9点多,这名工人说,医生告诉他抗原和核酸都呈阳性,但诊断还需要专家会诊。22日上午10点到12点的两个小时,我们在一个密闭空间50平米的房子里亲密接触。我知道我是接触者,感染率几乎是100%。当时我收拾完就戴上口罩出去了。站在酒店外面等会跟前台说,不用打扫我房间了,我再住两天。然后,上午10点,我把车停在小区外的露天停车场,在车上不停地打电话,“报告”我被人偷偷接上了。我在晚上10点被转移和隔离。b在车里隔离12小时不吃饭不上厕所。杜南:当时你害怕吗?你是怎么在车里度过12个小时的?张先生:我自己也不怕。我需要联系12345热线和很多社区,包括我工作的朝阳区,客户居住的东城区,我居住的昌平区,把我所有的行程,接触到的人和事都上报给政府。酒店也马上联系我询问我的情况。我说我只能告诉你我自己的判断比较接近。因为我要联系那个工人,看他有没有确诊,一直在等消息。我知道我很快就会被隔离。我得说说我的工作,我也打过电话来处理我的工作。杜南:这期间吃饭和上厕所怎么办?张先生:我一整天都没吃饭,也没上厕所。晚上太饿了,点了一份肯德基,让送餐员放在离我车20米左右的地方。他走后,我去拿,整个过程没有联系。杜南:为什么你等了12个小时才被转移和隔离?张先生:我“举报”密切接触者的时候,没有工人确诊的信息,也没有与我相关的流动信息,所以不能带走隔离。我知道消息比较早。当我提供了工作人员的电话,对方给客户打电话时,流量转移进度也加快了。我也很着急。坐在车里腰疼,腿麻,坐不住。我想尽快带我去隔离酒店,所以我得躺一会儿。我在帮自己一个忙。杜南:你的做法后来被称为“教科书式防疫”。所有人都认为你很自律,很负责。张先生:我不应该给更多的人带来更多的麻烦。在我心里,我觉得这是本能,我应该这么做。其实大部分人,他们能做到我能做到的。有很多人做的比我好,但是没有被发现,没有被关注。 杜南:在疫情下,每个普通人的努力都很重要,需要被看到。张先生:是的,这个国家正面临着一场流行病。说实话,我们帮不了多少。不要再制造麻烦了。这很有帮助。c被称为“中国的好邻居”,心里“很感动”。杜南:确诊后,你在医院是怎么度过的?张先生:4月26号入院,确诊。25号中午开始发高烧,26号就退了。发高烧的时候,很难受。那是一种没有经历过就无法把自己举起来的感觉。特别困难的时候一直在医院做各种检查。反正发呆就结束了。当我被转移到医院时,已经过了午夜。之后,我就去睡觉了。当我再次醒来时,我的高烧已经退了。现在服用抗病毒药物治疗,每天都会接到各种电话,有些是慰问。杜南:有心理压力吗?张:没有压力。我自己性格上不是一个悲观的人。杜南:你住在昌平区的什么地方?你在那里的反应是什么?张先生:我住的小区比较大,涉及几万人。那边有新房,很多都是来北京工作的年轻人,很多都是租房子住的。我也合租一个房间。我室友是夫妻。我们已经同居一年多了。我们俩上班,见面,聊天。平时我们基本上一回家就回自己房间。这次我给他们打电话,他们也很惊讶,但是他们并不害怕,因为我真的没有回家。他们说没什么事,一直在安慰我。这几天我一直在想,说实话,如果这个房子是我自己的,我会判断我是密切接触者,我也可能回家,我会把自己关在里面。杜南:大家都说你是“中国的好邻居”。还有人想找你做装修设计。你看到网上的评论了吗?张先生:其实挺感人的。通过这件事让更多的人了解我。相信我,来找我做装修挺好的。我觉得是社会认可的。d在家乡维持生活没有问题。一线城市的机会可能更多。杜南:你的家人知道你的身体状况吗?张先生:我的家乡在吉林长春。我父母还不知道。他们年纪大了,过不去,老家有疫情。我也怕他们着急上火,又犯病,那就不好说了。我今年34岁。四年前我来到北京。我在外面,他们很担心。每天早上上班前,我都会在路上给爸妈打个电话,聊上10多分钟再去上班。两天前,我在医院做了一次检查。电话没电了,还有两个未接电话。之后,他们会告诉你你怎么了,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因为有时候工作忙的时候不接电话。当我不忙的时候,我给他们回电话。他们习惯了,也不太在意。昨天和今天早上,我和他们正常通过电话。南都:为什么选择来北京,在这里感觉怎么样?张先生:我们这个行业,不同的城市差别非常大。当时一些同学和朋友,他们也都在北京做得不错,我在老家维持生活没有问题,就跟养生似的,不愁吃也不愁穿。但是想往上走做得更好,到一线城市机会可能更多。这里还挺好的,收获真的蛮大,跟家里的生活不一样,接触的人、设计的房子都不一样。我刚来北京的时候也挺难上手的,虽然我在长春干了9年,但是我们接触的都是新房,到北京是没有新房,几乎全是老房。适应了大约将近一年的时间,现在你让我到任何一个城市,我感觉我都应该能做得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