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昆明教育 - 北京的餐馆 Tik Tok美团的外卖大战

北京的餐馆 Tik Tok美团的外卖大战

发布时间:2022-06-06  分类:昆明教育  作者:admin  浏览:3913

餐饮商家选择直播自救,不小心按下了Tik Tok本地生活商家的加速键。文| 《中国企业家》记者邓编辑|李伟头来源|视觉中国端午小长假的最后一天,傅终于听到了好消息:6月6日起,除丰台区和昌平区部分地区外,在京餐饮经营单位将开放餐厅服务。自4月30日北京宣布暂停食堂用餐以来,傅的餐厅已经一个多月没有接待线下客人了。傅琦是路边牛肉串的创始人。北京有两家店,都在朝阳区。通常食客要排队等一两个小时才能吃到。从4月份开始,朝阳区出现病例,封控逐渐趋严。直到大厅宣布暂停用餐,曾经排了很久队的火爆餐厅老板们才明白什么叫“门前鞍马稀”。餐饮业务最怕现金外流。2020年疫情爆发时,餐饮业也暂停了大厅就餐。当时,的创始人贾说,大多数餐饮企业撑不过三个月。在上海静态管理的2个月里,很多餐厅只能选择倒闭止损。得知开通后,傅和团队连夜准备,凌晨3点才结束。回家后,傅仍然兴奋得睡不着觉。他期待着吃一顿“复仇餐”,这样可以迅速盘活餐厅的现金流,让一切重回正轨。事实上,包括街边牛肉串在内的几乎所有餐厅都在自救,都开始了外送服务:有商家申请了美团的“全城外送”服务;一部分靠私域流量做起了团购团;还有一种比较流行的方式,就是在Tik Tok上开始同城直播。这些餐厅平时几乎没有接触过直播,主要是线下门店经营,有的甚至不开外卖。“疫情发生前,外卖对我们来说只是一种辅助,因为店里的菜已经很忙了,所以我们一般会把外卖订单控制在50单左右。”付琦告诉《中国企业家》,“现在不能在大厅吃而要外卖,成本结构完全不一样了。我们客单价高,美团和饿了么扣点基本都在20%以上。我们只靠外卖的巨大负担,包括房租、水电、人工成本、外卖甚至赔钱。”而且由于距离限制,外卖带来的单量总是有限的。为了寻求增量,线下经营遇到困难的餐饮商家纷纷将目光投向Tik Tok直播。根据官方数据,与4月底相比,Tik Tok广播的餐饮企业数量增加了20%。一些热门品类,比如小龙虾,一场直播就能卖出上千套。Tik Tok每天有超过6亿的用户,流量巨大。因为疫情,餐饮商家冲进Tik Tok直播自救,不小心按下了Tik Tok本地生活业务的加速键。来源:人民视觉2021年,Tik Tok开始布局本地生活服务业务,推出“折扣团购”功能,包括美食、酒游等产品。同城页面还增加了地图服务,用户可以分享美食、观光、景点等短视频内容。点击视频左侧昆明新闻右下角相关地址,可实现线上团购、线下核销。此举也被外界视为Tik Tok“入侵”美团腹地。让外界进一步猜测Tik Tok要与美团正面交锋的,是Tik Tok要进军外卖领域的消息。去年7月,多家媒体报道称,Tik Tok已成立外卖业务团队,并已开始内测。10月,Tik Tok的“心外卖”小程序注册通过。但随后,Tik Tok对外界表示,没有外卖相关的商业计划,“心外卖”小程序在Tik Tok也无法搜索到。在Tik Tok搜索“心外卖”,会弹出官方提示:“心外卖”相关招商、代理信息不实。然而,王元,一个柴的创始人 103010曾报道,2021年初,Tik Tok本地生活业务的年度目标是GMV 2000亿元,但去年只完成了近一半。今年,Tik Tok将当地生活的GMV目标从“400亿元保300亿元”提高到“500亿元”。近日,Tik Tok在官网发布《中国企业家》,明确表示从6月1日起向本地生活商家收取交易佣金,费率按行业从2%到8%不等。正式告别了“零服务费”的时代,意在从这项业务中实现商业变现。从Tik Tok目前的业务规模来看,还远远无法正面对抗美团。不过,Tik Tok在当地生活的一系列举动还是让美团感到了威胁。尤其是疫情让Tik Tok抢占了直播餐饮的红利,本地生活业务的重心明显转向“直播团购”模式。疫情下的美团很难。美团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当季调整后净亏损35.8亿元。疫情对美团影响巨大。受限于物流和消费市场的疲软,支撑美团生存的餐饮外卖业务本季度营业利润率下降0.1%至6.5%,这是美团自2021年下半年以来首次出现该业务板块营业利润率下降。本季度,美团“餐饮外卖交易”笔数环比下降14%至33.61亿笔,餐饮外卖收入环比下降7.2%至242亿元。在电话中,美团创始人兼CEO王兴坦言:“由于第二季度受疫情影响更大,我认为第二季度的订单增长会比第一季度有所放缓。”Tik Tok加速“想在家烧烤的小伙伴可以在我们直播间买一份自烤套餐,买套餐,送烤箱,材料一应俱全。北京六环内包裹,2小时内送达。来下单吧。”Tik Tok工作室里,小董使劲喊着。虽然说的很熟练,但是他的主播生涯其实只有一个月。小东是街边牛肉串的员工。疫情发生前,他主要负责一些店铺的线上运营和推广。4月下旬,北京疫情越来越严重,之前上海也有一例。傅担心京餐饮重蹈沪的覆辙,于是在4月底尝试做了第一次直播,一个没有经验的小东接下了主播的工作。第一次直播很简单,几乎没有布景。小东只能拿着几张打印好的传单,僵硬地看着团购套餐的内容。北京宣布暂停大厅用餐后,直播成了小东每天的主要工作。几乎每天播出6个小时左右,他的业务越来越熟练。傅琦明显感觉到,在过去的一个月里,Tik Tok对直播餐饮有了一些流量支持,因为街儿牛肉串的直播从0起步,但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就卖出了1500套生鲜串套餐。消费者李梦也发现,暂停堂食以后,她在抖音上刷到同城餐饮直播的频率越来越高。此前,她偶尔也会购买同城餐饮直播的团购,但基本都是到店核销,如今刷到的直播都是清一色的自提和全城配送到家。直播外卖看似火爆,但一个月下来,各种弊端也显露无疑。虽然模式上看着像外卖,但本质上仍然是抖音的团购,改变的只是订单履约的方式,从到店核销变成了商家远程核销,再自行配送上门,抖音不提供任何运力。核销的过程十分繁琐,顾客需要在直播间下单,然后私信商家核销券码,核销后再和商家沟通配送方式,有时还要加商家微信额外转账配送费。而商家采用的配送方式主要有三种:店内人员自行配送;用达达、闪送、跑腿等第三方物流;核销后,让顾客转美团点餐,由美团骑手配送。运力不足或路程较远时,顾客等上两个小时也是常事。在王元看来,过去抖音一直对配送二字噤若寒蝉,是因为其对配送业务的把控性不强,不像美团有一套非常完整的机制,在抖音上购买团购的顾客,如果因为配送问题出现纠纷,很难通过平台去进行申诉和解决。王兴曾说,“光有流量是不够的,得有实际的商户,有整个运营体系,愿意干脏活、累活。”美团花了近10年时间,才建立起来覆盖全国的外卖配送体系。美团也一直承担着高昂的成本开支:到2021年底,美团共有527万外卖骑手,骑手成本支出已经占到美团外卖总收入的71%。本地生活业务虽然是抖音寻求流量变现的重要渠道,但如此重的运营模式,还是让抖音一直很难下定决心专门去搭建一个外卖平台。况且,直播对线下门店来说,并不是很有效的一个渠道。因为直播的顾客画像偏向于冲动性消费,和到门店用餐的人群画像并不是很匹配。据全天候科技报道,直播团购订单实际核销率通常不到40%。王元告诉《中国企业家》:“还是传统渠道的销售额比较稳定,抖音上的客户大都是薅羊毛的性质,(商户)在抖音直播几乎是赚不到钱的。抖音只是一个引流的作用。”付爱琪也表示,“(在抖音)刚开始流量还不错,但到了后期,尤其是最近一周,流量明显下滑了。”他认为,直播流量的下滑和商家“内卷”也有一定关系。“大家陆续都进来做直播,流量就一定会被瓜分,而且‘内卷’情况也越来越严重,很多餐饮直播又开始打价格战了。打价格战以后,很多商家都难以保证产品的质量,而且顾客在直播间下单购买后,私信联系配送的流程也挺麻烦的,顾客的体验比较一般。刚开始,消费者看到餐饮直播还有新鲜感,现在难免有点审美疲劳了。”付爱琪说,“其实这段时间不管什么销售渠道,我们的利润都是比平时大幅降低的。但坚持做的目的,就是维持现金流,保障员工有事做。”当提及堂食恢复后,是否会继续在抖音做直播时,付爱琪表示,“有可能,但我还是要观望一下。一是要看流量怎么样,二是看恢复堂食以后,顾客对餐饮直播的市场需求是不是下降了。”他认为,餐饮直播只是商家在特殊时期的一个救急手段,长期来看,主营线下门店的餐厅还是难以分散精力去坚持做直播。如此看来,直播外卖的火爆,很可能只是堂食暂停期间的昙花一现。来源:视觉中国美团防御面对抖音在本地生活上的大举进攻,美团也不是毫无动作。美团多次尝试过开展直播业务,但大都浅尝辄止。一位美团酒旅业务的合作商家曾向媒体透露,美团在2020年疫情发生后不久就推出了直播,主要是顺应疫情期间不少商家需要在线上宣传推广产品和解答客户疑问的需求。但当时商家开播入口不统一,且开播需要提前3~7个工作日进行提报。付爱琪也告诉《中国企业家》,以前美团后台是有直播入口的,但他一直没怎么关注过。2020年11月,美团针对医美业务,在微信小程序上线“美团Mlive直播”,头部商家的直播间内仅数百人观看。据《中国企业家》观察,“美团Mlive直播”的页面十分简单,在6月5日的直播预告中,最多预约人数也仅有百余人。2021年底,美团和快手宣布达成互联互通战略合作,美团在快手平台上线美团小程序,快手用户通过短视频引导到美团小程序购买套餐、代金券,进行线下消费。双方基于服务零售供应链和UGC(用户原创)内容展开优势互补合作,将内容端与线下消费场景结合,打造服务闭环。但据媒体报道,上线近半年来,美团只在快手上直播过一场。截至目前,快手上的美团官方账号共发布225个作品,粉丝仅31.7万。且目前双方合作范围仍仅限于快手上的美团小程序,快手首页导航内的本地生活服务入口也已经消失不见。近日,美团又悄悄在直播业务上加了码。天眼查显示,4月12日,“美团直播助手”iOS版和Android版软件著作权获得登记批准,目前已上线软件商城。据了解,美团直播助手是美团为商家和达人提供免费开播的工具,已入驻美团的商家可通过该APP一键开启直播,用户在美团点外卖或选购套餐时,可点击进入观看商家直播。这款APP设定了严格的资格认定,除美团商家和具有主播权限的账号外,都不能登陆。据TechWeb报道,美团一位产品研发相关人士表示,最近收到了不少本地商家尤其是中小商家的反馈,希望能够更便捷地通过线上来联系和维护自己的核心客群。“堂食客户变少了,很多人选择点外卖等等,因此,商家迫切希望能在多个平台把核心客户维护起来,避免流失。”该人士表示,美团直播助手正是响应商家这一需求的尝试之一。这一举动,也被视为美团防御抖音进攻的措施。但美团尚未对其做大规模的推广,鲜少有商户知道这一款直播APP。知情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美团直播助手只是一款工具。美团并不想做直播业务,只是想为商家提供可以选择的一种功能,帮助商家做更多种类的运营。”王元认为,美团直播业务一直没有太大声量,核心问题是没有流量,所以商家很难有动力去美团上做直播,“大家已经在相应的渠道上获得相应的利益了,比如在美团上做外卖,在抖音上做直播,如果切换到美团去直播,一定是损害利益的,比如要降低更多的价格去吸引流量”。付爱琪也表示,作为商家,他更关注平台的流量有多少,如果流量不错,还是愿意在美团上尝试直播的。目前看来,即使业务有所交集,但抖音与美团做本地生活的逻辑还是有差异性的。对于抖音来说,直播是本地生活业务变现的重要途径,而对美团而言,直播只是锦上添花的工具之一,目前还无法对业务做颠覆性的改变。二者在本地生活战场上的正面交锋时刻,虽然已吹响号角,但还未正式到来。(文中王元为化名)参考资料:《抖音外卖曲线复活》,字母榜《反攻抖音?美团悄悄摸进直播间》,雪豹财经社《外卖撑不起抖音万亿GMV梦》,全天候科技《美团直播助手上线应用商店,内部人士称疫情期间为本地商户提供线上运营工具》,TechWe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