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昆明教育 - 中国出路:10部关于高考的纪录片

中国出路:10部关于高考的纪录片

发布时间:2022-06-08  分类:昆明教育  作者:admin  浏览:5708

在学业繁重,竞争压力巨大的中国,每年的6月7日,都是广大高三毕业生谦卑止步的特殊日子。这两三天既是结束,也是开始。十年的努力,只在梦里的一瞬间的学习也许会到来,也许不是每个人都能实现自己追求成功的彼岸,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将是他们未来学习生涯中最深刻的体验。在这个【导管】里,精选了十部关于高考的纪录片,走进了真正的“中国出路”。高(,2005) 《高三》是金马奖获奖导演的第二部故事片,也是中国最早的以高考为题材的独立纪录片之一。这部电影记录了中国福建省一所普通中学高三毕业班的真实生活。高三日复一日的生活,简单而沉重,痛苦却也快乐。严厉的班主任,紧张勤奋的尖子生,逃避生活的“差生”,对爱情执着的“早恋生”,学生的家长,每一个经历过初三的人,都有着自己对初三之外的感悟和期待。这部电影的记录真实而直接。通过对高三生活的记录,让人感受到的不仅仅是为理想奋斗的浪漫,还有一种如鲠在喉的悲哀。初三16班(向健,2014)甘肃省会宁二中初三16班有64名学生。学校给所有班级都下了指标。第一次上高考班的侯,知道这是一个必须完成的死任务,只能扮演“魔鬼”的角色,于是制定了全年级要求最高的作息计划。线上,这已经是一个没有退路的战场了。高考(贾丁/阎石,2015)高考,一场影响亿万中国人命运的考试。六集纪录片《高考》选取不同的代表性社会横断面,记录个人故事,观察社会热点,从多个侧面走近和记录2014年高考,给我们留下了这个时代意味深长的社会现实记忆。全片共六集,分别是毛坦工厂的日日夜夜(上集)、毛坦工厂的日日夜夜(下集)、陪伴我们很久的孩子、走出大山、出国留学、校长的选择。其中《毛坦厂的日与夜》作为纪录片单独获得2016中国纪录片节竞赛单元第三名。茂昌中学被誉为“亚洲最大的高考工厂”。学生没日没夜的操练,学习是为了拿分数;搬家陪读,放弃事业的父母,也要保证孩子考上大学;老师高压严明,通过闭路电视严密监控自习情况,甚至进屋突击检查。如果考场上战场,许胜不容有失,这大概就是当下中国社会的缩影。中国门(汪洋,2011)天还没亮,县城高中的学生已经在努力学习了。偌大的操场上挤满了勤奋的年轻人。这是中国西部的一个贫困县,无数学生和家长为了改变生活,把希望寄托在教育上。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面对最后的高考,高考就像一扇大门。通过考试,一些人可以步入新的生活,进入城市的大学。北京,寒冷的初冬季节。一个来自农村的大学毕业生面临着一个重要的选择。留下还是离开?公交车站挤满了拥挤的年轻人,地铁里疲惫的脸庞诉说着真正的不同。黎明前,年轻人和游客涌入天安门广场观看升旗仪式。这是这个国家强大的心脏,却给不出任何答案。上海繁华的夜景,如梦如幻。一个音乐学院的毕业生,谈到进入社会的阻力。她回忆起多年艰苦的钢琴练习。父母的期望和努力似乎还在眼前。家庭视频里,坐在钢琴前的童年,就像一个有苦有乐的玩笑。在先进的早教机构里,孩子们稚嫩的脸上充满了疑惑。新教育将给孩子们带来新的期望.月经初潮(克莱尔阔/克丁琪媛,2009)。这是一个关于快乐成长的故事。五(3)班有三十一个学生。他们会的 而顾则是另一种类型。他努力成为班上的领袖。他终于在选举中成功了。顾是一个敏感而脆弱的男孩。他真的希望被认真对待。如果老师上课不叫他回答问题,他可能会当场哭出来。学期末,他终于能够勇敢面对自己的问题,决心做出改变。这些孩子每天过着同样的生活,但他们的身体却在悄悄地发生变化。他们开始发展。这让女生们特别兴奋。她是木坂很受欢迎的女孩。女生男生都喜欢围着她。穆的身上已经渐渐体现出女性的特质,总有同学在说她被几个男生暗恋。她身体的变化让她又喜又忧。孩子们每天都充满了天使般的微笑、善良、诚实和可爱。经历了各种各样的成长故事,最后,他们变成了和我们一样的人。教育能改变吗?(李涛/刘立婷/徐莹莹/刘伟/董洁欣/韩云,2011)一部全面梳理中国教育现状,关注方兴未艾的教育改革的电视纪录片。全片共6集,《起跑线上》、《学习革命》、《公平之惑》、《高考变局》、《大学危机》、《再度出发》,每集时长45分钟。中国的教育向何处去,一直是从政府到民众关注的焦点。随着《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的颁布和试点工作的开展,教育这个话题又被激活了。电视纪录片《教育能改变吗》聚焦中国当前教育改革中的热点问题,从历史文化的角度对中国的教育改革与创新进行了透彻的回顾。它在国际背景下思考中国的教育问题,关注世界范围内的教育改革,借鉴他山之石,通过芬兰、日本、德国、美国的教育实践,让观众知道一个好的教育应该是什么样子。通过展示中国民间生动的教育现象,呼吁树立“育人为本”的教育价值观,希望对中国的教育改革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全片拍摄历时一年,采访了130位中外教育工作者、政府官员、学生和家长。出路(陈伟俊,2003)2010年6月25日,湖北高考分数线发放。刚刚高考完的考生王攀来到母亲戴工作的砖厂,提出要去镇上查分数。她妈妈戴告诉她记得回来吃饭。在此之前几周,28岁的王祯祥已经来到赤壁市,从周边市县乡镇出发,举办“讲座”,逐村招生。他接了一个“死亡任务”:每场讲座下来,至少要有三个学生去注册,交100元的“注册费”。“严格来说,我们不是一个学校。我们就是把学生弄进来,交钱,然后,弄走。”王振祥对着镜头说。《出路》是由导演陈为军拍摄的反应中国高等教育产业化现状的纪录片。通过准备接受高等教育的王盼、高等教育结束后的万超和教育行业从业者的王振祥这三个人来讲述中国的教育体制问题。其中王振祥一条线对民办高校不合理招生和运作状况的呈现较为特殊。艺考2010 (安斌,2010)本片通过跟随记录了艺考考生的参考经过和心理变化。拨开了艺术这层光鲜华丽的外衣,揭示了艺考之路上同样充斥着未知的崎岖艰苦,与之同时也体会着成长道路上随之带来的青春的美好。导演阐述:“2010年,为了纪念生命中那些难忘的日子,我跟随他们再次踏上艺考之路。”本片曾入选北京大学生电影节。庙 (郭恒奇,2013)平遥县段村中学原址是一座明代古剎,清末在此设有义学,民国初年设高小(小学高年级),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成立县办初中,八○年代成立县办高中。二○○一年高中扩招,在校学生达一千四百余名,为此校方在操场上新修一座教学楼。来到二○一一年夏天,全校一百五十余名学生和其它两所高中合并,迁入城中新校。操场上长出青草,教学楼中继续住着看门人老米和他的家人。二○六宿舍里住着几名即将毕业的男生。终日吃饭、聊天、打牌、玩手机,打发他们的青春时光,只为了混一张高中文凭。终于,高中毕业了,可是未来又在何方?去打工还是继续混个大专?面对这样的学生,教师们很难表现出教学热情。成绩不可能好,待遇也不高,得过且过,坐等学校搬迁早日到来。只有侯老师认真地擦着报栏(布告栏),一如既往。侯老师不善与人交往,生活中大部分的时间是一个人坐着,不说话。微光漫昆明信息游 (忠波,2014)3年前,16岁的陈长恺从山东到天津开始了高中生活。由于高三学习成绩不佳,他开始参加编导类艺术考试,并在北京结识了同样参加艺考,又怀有强烈的导演梦想的邵寒冰。陈长恺辗转北京、天津和长春参加各个学校的考试,希望有拿到一张合格证的好运气,而邵寒冰已与老家的父亲决裂,坚持从艺之路,留在北京坚持报考中央戏剧学院等学校,寻找属于自己的世界。国木田独步在《少年的悲哀》中说“少年的欢喜倘是诗,少年的悲哀也是诗。”面对现实的无奈,少年们的梦想、焦虑和麻木交织在一起,跌跌撞撞,如同在微光中漫游。特别提及中学 (张虹,2003)本片记述香港两家声誉优良的 ‘Band One’ 中学的日常生活,其中包括:上课、早会、老师会议、课外活动及家长工作坊等活动。这出电影尝试去了解老师教学目的与方法、学生的价值观、学校对男女角色的看法、家长与子女的关系,英语教学、及教师的处境等各方面情况。本片采用了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拍摄,与一般电视上的纪录片不同之处,是片中并无旁述、访问或配乐,摄影风格平实自然,目的希望让观众自己去理解及分析片中所见所闻。秉承怀斯曼《高中》精神的是香港纪录片女导演张虹的作品《中学》,周浩称自己拍摄《高三》是受了张虹作品的启发。编辑:陈德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