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昆明新闻 - 求职季临近 法官详解职场常见劳资纠纷

求职季临近 法官详解职场常见劳资纠纷

发布时间:2022-06-16  分类:昆明新闻  作者:admin  浏览:6787

核心提示:每年6月的毕业季,也是求职旺季。大量毕业生即将步入职场,开始新的劳动关系。法官提醒,职场中,各个环节都有需要防范的法律风险。吴丹/制图师|李卓谦编辑|张晶晶通讯员|周睿正文共3224字,预计看完需要10分钟如果没有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劳动者可以向公司索赔两倍工资吗?公司组织公费旅游,年假能扣吗?以旷工为由辞退员工的法律依据是什么……针对职场中容易遇到的一些劳动争议,记者邀请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法官以案释法,就劳动者应如何维护自身权益,用人单位应如何充分发挥作为用工主体的责任等给出专业建议。不签书面劳动合同可以要求双倍工资吗?张于2020年9月11日加入公司,从事美容业务。入职后,公司一直未与张某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并一直拖欠工资。2020年11月25日,张某与该公司解除劳动关系,要求其支付拖欠的工资。协商未果后,张某向劳动仲裁机构提交仲裁申请,要求确认自2020年9月11日至2020年11月25日与该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并要求该公司支付工资,为未签订劳动合同工资差额的两倍。劳动仲裁机构支持了张的申请。该公司不服该裁定,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其与张某不存在劳动关系,无需支付张某工资,并存在未签订劳动合同的两倍工资差额。庭审中,公司辩称,张在公司工作是以兼职为基础的。工作期间,他只工作五六天,经常旷工。2020年10月11日以在家照顾老人小孩为由离职,试用期内辞职。故张某与张某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不应向张某支付工资及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法院认为,根据张某提交的与该公司人事主管的聊天记录,张某与该公司自2020年9月11日至2020年11月25日之间存在劳动关系,无证据证明张某在工作期间与其他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在正常工作期间已向张支付了工资,故应向张支付工资。此外,公司未与张某签订劳动合同,应当从张某入职的次月起每月向其支付二倍工资。最终,法院确认张与该公司自2020年9月11日至2020年11月25日存在劳动关系。公司向张某支付该期间的工资及2020年10月11日至2020年11月25日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共计1万余元。方山法官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二条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一个月以上不满一年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确定的举证责任分配规则,劳动者主张未履行劳动合同的工资差额为两倍的,应当对工资标准承担举证责任。如果劳动者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工资标准,或者出示的证据明显不合理、自相矛盾,劳动者将承担法院不予支持的不利后果。法官建议,在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劳动者应注意保留工资条、工资确认单,以及奖金、加班费等支付凭证。如有争议,应在仲裁或诉讼过程中积极提交,确保其合法合理的诉求得到支持。另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的规定,申请劳动争议仲裁的时效期间为一年。如果劳动者要求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一年的统计 因客观情况未在法律规定的时间内订立合同的,用人单位在后期签订劳动合同时应注意以下两点:签订劳动合同的期限应覆盖上一期未签订劳动合同的期间,即实际用工合同签订之日;需要与劳动者达成协议,保证补充劳动合同是劳动者的真实意思表示。公费旅游可以从年假里扣吗?李于2005年加入一家公司,担任司机。2020年初,李某与公司就解除劳动合同发生纠纷,遂向劳动仲裁机构申请仲裁,要求公司支付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及2020年年休假工资。仲裁机构的裁决支持了李要求解除劳动合同赔偿的诉讼请求,驳回了李要求支付2020年未休年休假工资的仲裁申请。李对支付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的裁决结果无异议,但对驳回其要求支付2020年年休假工资的仲裁结果有异议,遂向法院提起诉讼。庭审中,公司称每年组织两次国内或国外旅游,公司支付旅游费用。李已经享受了免费旅游的带薪年假待遇,因此李无权要求支付未支付的年假工资。法院认为,根据李提交的证据,其可享受的带薪年休假天数为10天。公司组织了旅游部门的福利单位。现在公司没有证明双方事先有约定组织旅游可以扣年假,李不认可。因此,公司组织李旅游的天数不能视为年假,年假不能扣除。公司仍应支付李未依法休年休假的工资。具体数额由法院根据李享受的带薪年休假天数和工资标准确定。最终,法院判决公司支付李2020年未休年休假工资8000余元。方山法官表示,《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第五条规定,允许用人单位统筹安排职工年休假,但“统筹安排”只是对劳动者带薪年休假具体时间的安排,并不包括享受带薪年休假的具体安排形式。劳动者有权自主安排休假的时间和方式。这种情况下,用人单位统一安排组织旅游,不符合劳动者可以自行安排休假的特点。用人单位统一安排游览,劳动者服从用人单位的安排并参与其中,并不是劳动者可以自由支配的休息时间。是用人单位为了激励劳动者的工作积极性,提高劳动者的待遇,为劳动者安排旅行并报销差旅费的一种方式。所以在没有特别约定的情况下,用人单位组织的集体游只能算是福利待遇。如果公司真的要扣年假,必须提前组织一次旅行。游抵扣年假和劳动者作出明确约定,否则安排免费旅游,仍要支付未休年休假工资。“违法解除”劳动合同需支付赔偿金蔡某系某公司员工,工作期间因身体不适前往甲医院就诊,医院出具《诊断证明》称蔡某“临床诊断为焦虑(抑郁)状态、失眠,建议按医嘱服用药物、休息壹月、随诊”。公司对该诊断证明存疑,以咨询过甲医院的意见为由,要求蔡某前往乙医院进行复核,但乙医院距离公司办公地点和蔡某居住地点都很远,蔡某遂前往在精神疾病方面具有较高权威性的另一家医院进行复诊,该医院为蔡某开具《病假证明书》,公司对该病假证明书仍不认可,坚持要求蔡某前往乙医院进行复核。蔡某认为公司是在故意刁难,因此在相关医院的诊断结果足以证明其身体状况的情况下,并未按照公司要求前往乙医院复核。随后,公司以蔡某连续旷工满三个工作日、已严重违反公司纪律为由,向蔡某发送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蔡某向劳动仲裁机构申请仲裁,要求公司向其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5.6万元,劳动仲裁机构支持了蔡某的仲裁请求。公司不服仲裁裁决,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判令不需向蔡某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5.6万元。法院经审理认为,核实员工提交的病假证明真实性是用人单位的权利和职责。在蔡某已提交专科医院的《病假证明书》的情况下,公司仍要求蔡某到自行指定的医院复核不具有合理性,忽视了对患病职工的身心关怀。蔡某持有医院的《诊断证明书》和《病假证明书》向公司履行请假手续,公司无正当理由而不予批准,应当视为蔡某已经履行了相应的请假手续,法院认可蔡某休假期间系病假,故公司在《解除劳动合同决定书》中载明的“蔡某连续旷工满三个工昆明娱乐作日”的理由无事实依据,系公司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应向蔡某支付赔偿金。最终,法院判决公司向蔡某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5.6万元。公司不服提起上诉,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房山法院法官表示,用人单位如要单方解除与员工的劳动合同,必须严格依照法律规定或者劳动合同约定的条件进行,否则可能会造成“违法解除”,需向员工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赔偿金。法官提示,用人单位在制定规章制度时,应符合三个要求:规章制度的内容应具有合法性;规章制度的制定和通过应经过民主程序;规章制度应当向劳动者进行公示。劳动者严重违反用人单位规章制度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用人单位需增强解除程序的意识,注意“留痕”,在操作每一个程序或环节时,必须留有书面或者录音、录像证据;要“守法”,严格按照法律规定的程序操作,防范职工离职带来不必要的赔偿风险。·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