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昆明招聘 - 纪念|北京人艺院长任明:“这辈子做一个人民艺术家就够了”

纪念|北京人艺院长任明:“这辈子做一个人民艺术家就够了”

发布时间:2022-06-20  分类:昆明招聘  作者:admin  浏览:9069

“我做人类艺术家就够了。”6月12日,在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建院70周年庆典直播现场,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院长接受了媒体人白的提问。“当初,你是27岁进入人艺的,那么今天,你有什么话想对已经到达人艺的27岁年轻人和可能成为人艺的27岁年轻人说?”当时,任明坐在首都剧院的舞台入口处,后面是一个红色的空座位。说这话的时候,他若有所思,从眼前的话剧《茶馆》的人物雕像上垂下了眼睛。他突然抬起头,看了一眼镜头,然后看着前方,脸色苍白,意志坚定。6月19日晚11时03分,任明发布讣告: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院长、著名导演、艺术委员会主任任明同志,因病于2022年6月19日19时29分在昆明信息北京逝世,享年62岁。在京人艺70周年庆典直播时,收到了白(00336023)的提问。深夜,医院还特意告诉媒体:请不要在报纸(纸媒)、电视等传统媒体上发布此消息。任的父母还不知道这个噩耗,老人会看报纸看电视。请给老人一点时间接受!感恩!19日晚至20日,这条讣告连同12日出现的任明“此生足矣”的视频片段在网上发酵,微信朋友圈不断转发悼念。他曾经的朋友、同事、下属,采访他的媒体记者和热情的观众,向这位北京人文艺术史上最年轻的院长表达了无尽的怀念和哀思。“那些经常关心我们健康多过工作的家人,再也回不来了……”太突然了。任明在纪念北京人民艺术学院成立70周年学术论坛上发表演讲。在纸媒记者的朋友圈里,很多人用这句出人意料、令人震惊的话表达了听到任明去世消息后的第一感受。确实如此。6月15日,任明还出席了在北京国际戏剧中心曹禺剧院举行的纪念北京人艺建院70周年学术论坛。他在欢迎辞中表示,“我们将以更加包容的姿态、更加宏大的格局迎接新的机遇和挑战,以更加现代、科学、先进的理念和方法管理剧院,把北京人艺建设成为更加开放、国际化的剧院。我们要传承人文风貌和人文精神,让剧场与人民、民族、国家、时代更加紧密地结合在一起。艺术家们将为此继续努力,共同努力,使北京人艺真正成为人民的剧院和艺术的殿堂!”余音仍萦绕在王府井大街22号上空.2014年6月10日,导演任明正式接任人艺院长一职。他自豪地表示,上任后会把“责任”二字作为自己的使命。“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都不能放弃对高度的不懈追求和努力,都不能放弃对经典的热爱和渴望。”北京人艺宣传工作者孙丹20日0时03分在朋友圈发帖称:我还是个傻子。“我送天野(蓝天野)老师的讣告。他毕竟95了!我为什么要发你的讣告!前天你见到我的时候,对我说:‘你怎么还在这里?你为什么不休息!你做得很好,14亿!这个新媒体太牛逼了!你们工作太辛苦了!“休息一下!”.这是我们最后一次了!你知道告诉我们要休息,为什么你自己不休息?我必须这样保持清醒吗?“十几年了,那个曾经请我们所有人吃饭给我介绍对象的长辈,那个不常来我们办公室聊天的长辈,那个总会想出励志金句的领导,那个会在说完话后偷偷问我们过得好不好的朋友,那个经常关心我们身体健康胜过关心我们工作的家人.不会回来了……”孙丹写道。戏剧爱好者卜露露于19日晚23: 54在BRTV上转发了白与的对话视频。 她还转发了任明50岁时的一句自述诗:我们一辈子只知道戏剧,一切都与我无关。不求名利,只求安排你的招数。“刚刚在微信群里看到戏剧爱好者自发组织起来。明天你去见你导演的《阮玲玉》,戴个白花。”露露写道。任明院长和仁义的老领导与现任领导共同庆祝仁义70岁生日。王润摄:“往事历历在目,心中长叹!”在纸媒记者的朋友圈里,第一个转发任明讣告的非戏剧文化人是艺术史学家、当代艺术评论家尹继南。9日晚上11点15分,他转发了讣告,不无遗憾地写道:三年来,很多人已经走了,还在走。19日晚23时23分,演员王劲松(曾在任明执导的小剧场话剧《燃烧的梵高》中饰演梵高)写下悼念的话:前辈的导师、朋友、知己!亲爱的任明导演,你将在极乐中死去!一路顺风,永远感恩,阿弥陀佛。”他接着转发了星云大师的《为父亲祈愿文》。20日凌晨1点41分,编剧兼诗人邹敬之发来一条悼念信息:任明先生永垂不朽!或许他不知道该说什么,然后在评论里写道,“今天得到这个坏消息,久久难以平静。我记得03年我哥导演的《我爱桃花》就是非典时期上演的。之前在东直门医院(期间他住院)谈过桃花的想法,往事历历在目,深深叹息!" 20日凌晨1点16分,学者兼编剧赵发来信息悼念的哥哥。"任师兄是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的大四学生,不过我们认识的比较早。任哥在贵德82读书,父亲执教82桌,所以人脉很多。毕业前后,任雄经常去我们学院的教授家里求教。他高大的身材,谦虚的态度,隐藏在大眼镜后面的智慧和犀利,只有了解他们的人才能理解。”“每次去人民艺术剧院,任远总是在演出前看望观众,经常打招呼;演完戏,我经常在台阶上聊几句。有时候‘无知’的家长也要坚持住,提出某项治疗可以改善,让医院听着点点头.我曾经写过剧评《穿长衫的人走得远》,里面充满了对仁哥的敬意。近几年,任远多次到电影学院指导话剧,担任答辩委员会主席。在创作和学习之间,他的态度还是很谦虚,但是他的视角很犀利,让同学和老师都受益匪浅。”“那年冬天,天寒地冻,我去首都剧场座谈。我最早到达,在零下十几度的台阶上等着。门开了,仁哥亲自迎上来,叫道:进来,外面冷。这仿佛穿越了时空,回到了中戏的排练场,门口是没有经验的少年。外看导82排练,做着稚嫩的导演梦……”赵宁宇最后写道。导演任鸣(右一)在给演员排戏任鸣。 李春光 摄笑着对着那大大的穿衣镜,“正衣冠、知荣辱”《北京日报》客户端19日晚23点01分发文,率先在新媒体上报道了任鸣逝世的消息。记者王润写道:最后一次见到任鸣院长,是在送别天野老师的时候。没想到,竟成诀别。“曾得到林兆华夫妇、林连昆、曹禺、于是之、刘锦云等多位人艺艺术家、院领导的大力提携;曾是北京人艺最年轻的艺委会成员,最年轻的副院长;曾和曹禺、刘锦云、张和平三任院长共过事;在人艺度过危机后接下第四任院长重任,陪伴人艺再创辉煌;自称‘人艺的儿子’,在父亲节告别院庆中的人艺;一生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导演70多部作品……任鸣院长,此生应该无憾了。”王润写道。她还转发了一张照片:2022年6月12日院庆当天,我在北京人艺拍到的任鸣院长,他和人艺的老领导与现任领导们一起,共庆人艺70岁生日。媒体人黄哲在20日凌晨,0点16分发文悼念:您不是所有观众都追捧的明星大腕,却是有着两米巨躯的谦谦君子。他写道,“记得那年您刚上任我去做采访,拍照片时想选在剧场入口‘三巨头’处,以目光相对取新老掌门‘接力’之意,被您礼貌而坚决地拒绝:‘我退休也到不了敢抬起头来看怹的份儿。’选在了几步之外的大穿衣镜,“我喜欢这儿,也就自己剧院的能把我这个头都收进去。可以正衣冠、知荣辱。每天照照它三省吾身,我就知道自己还有太多该做的。”在和澎湃新闻记者交流时,黄哲感慨道,任鸣院长做了很多,却也留下更多该做的还没做。“人艺70华诞的纪念,您是拖着病体在操持的。如今您也成了‘天下第一楼’的老掌柜……下一个华诞,您还会在这里,笑着对着那大大的穿衣镜。”阳光媒体集团高级副总裁余韶文,20日凌晨0点04分发文悼念:长歌当哭,祭任鸣兄!二十年前就曾因心脏问题为老兄担忧,没想到竟然在人艺大庆之后就溘然长逝。正值盛年,情何以堪!《任鸣访谈录》(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编,中国戏剧出版社,2017-12)一书,时任《北京青年报》记者余韶文同任鸣的专访文章《任鸣的中庸之道》,在正文中靠前收录。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余韶文连说真是没想到,“自己方寸已乱”。“我跟任鸣呢,相识于,怎么说呢,就是都在‘未鸣之时’。我认识他的时候,他也只是人艺一个普通青年导演,不是副院长,也不是任何领导。人艺的导演很多,演员也很多,各种个性的人也很多。我当时负责人艺的报道,基本都认识,偏偏跟任鸣的交往最好。”余韶文介绍说当年专访的标题之所以起名为“中庸之道”,其实是记者和导演彼时的境遇想通,心境想通。“我们两个人性格都很像。我当时在媒体也是这么一个秉持中庸之道的人,他当时在剧院也是一个秉持中庸之道的人,其实无论是在媒体还是在剧院这样的单位里,秉持中庸之道,是不讨好儿的,在媒体得有个性,才讨好,在剧院也是有个性,才冒尖。”“任鸣是这样的人,认识他还是不认识他的,你见到他没两分钟,就知道眼前这位是谦谦君子。他在剧院工作,尤其是担任领导职务之后,这种四平八稳,照顾面面俱到,他就是让各方面都很周到的这么一个人,另外对方方面面的人也是这样。”余韶文回忆说两人因采访结缘,之后在由他主持的大型系列报道《光荣属于八十年代的新一辈》等活动中,“任鸣都是热心参与、积极帮助。你邀请他,一个电话,没有二话,人家就来了。”对于网上传言任鸣是因为心脏病突发逝世的原因,余韶文给出了自己的见解。“这可能和他所受的压力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当然这次人艺70年院庆,他作为院长迎来送往操持,肯定也是累着了。心脏是任鸣的‘阿克琉斯之踵’,这不是现在,20年前,有一次我采访他,当时他大病初愈,心脏做了一个大手术,一度都无法工作。我一直担心他的心脏,没想到真会发展到这个程度……”2021年,新启用的北京人艺小剧场北京国际戏剧中心及前方的四合院北京国际戏剧中心和首都剧场毗邻而居“每个剧场都有自己的个性,我还在摸索,大家一起寻找”澎湃新闻驻京记者近三年来,一直追踪报道北京人艺相关新闻和演出活动。在笔者的印象里,任鸣说话从来慢条斯理,不徐不疾,任何公众场合都鲜见他有过高声,是位谦和、敦厚,睿智又博学的艺术家。这位敦厚长者出现在众人眼中,总是那么几套衣服,尤其是秋冬季节。特别的,他似乎还与智能手机无缘。有次排戏,坐在他身后,看到他竟然在用一台老款的诺基亚摁键手机回消息?!这一点,也在北京人艺青年演员杨明鑫的朋友圈回忆中得到印证。“到现在我都不接受,我不想接受,不愿接受,就在前天还在跟我们说戏,就在前天我还问您翻盖手机怎么扫码,怎么就……”19日晚23点34分,杨明鑫写道。犹记得,去年9月2日,北京国际戏剧中心正式启用。9月24日,曹禺诞辰纪念日当晚,《雷雨》和《榆树下的欲望》(任鸣执导)一中一外,一东一西两部经典大戏,在新落成的北京国际戏剧中心内“曹禺剧场”和“人艺小剧场”同时上演,作为两个新剧场的揭幕演出。彼时,任鸣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大剧场(曹禺剧场)’和‘小剧场’上演经典剧作,既演中国经典,也演外国经典。这样的安排,体现了北京国际戏剧中心开放性、国际性、交流性的格局。曹禺先生就很喜欢尤金·奥尼尔,他在生前多次授课时都提到过奥尼尔的剧作。”任鸣还饶有兴致地向澎湃新闻记者回顾了北京人艺前后两处“小剧场”和实验剧场不同的个性和历史演变——熟悉北京人艺的观众都知道,一直以来,小剧场演出都是这里的一大特色:1982年,由着林兆华执导的先锋话剧《绝对信号》上演, 位于首都剧场三层的北京人艺实验剧场逐渐进入世人视野;1995年,随着《情痴》、《棋人》等剧目的上演,北京人艺之前的“小剧场”(几年前因整修关闭)开门揖客。而随着北京国际戏剧中心的正式启用,暌违既久的“小剧场”再度回归,实乃中国话剧事业之福,广大戏剧爱好者的幸事。“这三个剧场都很有灵性,就像三位老朋友一样。我本人非常荣幸,在三个剧场都排过戏。”他颇为感慨道,“我们之前的‘小剧场’是由食堂改建的,就像个废车间似的,特有798艺术区厂房的感觉。下大雨时,屋顶甚至会潲水。(屋顶)是铁皮做的,一下雨,滴滴答答,观众可能坐在里面都听不清台词……内部空间也不规则,但你一进去,给人的感觉虽然简陋,却充满了探索精神,好似有无限的可能性。对于创作者而言,你有什么想法,好像都可以去实验。那里上演的第一部戏,就是由何冰主演的《情痴》(记者注:该戏由任鸣导演)。”“人艺实验剧场比较聚拢,空间上方方正正,比较压缩,比较规矩,但又非常‘拢气’,观众可以坐在舞台的三面看戏。它就像是个黑匣子,给人很神秘的感觉,适合演出比较魔幻的戏剧。2003年‘非典’后,我在那里执导过邹静之先生的《我爱桃花》,当时是徐昂和于震他们主演的。”任鸣回忆说。提到现而今的“小剧场”,任鸣谦逊地表示和观众一样都感到新鲜,“上一版《榆树下的欲望》舞台空间纵深比这里多一倍。在如今的‘小剧场’演出,舞台会压着观众席非常近,两者间几乎可以说是都在一体了。演员们也从没在这里演出过,他们都觉得这次几乎是要‘贴’着观众演了(笑)。其实,每个剧场都有自己的个性,我还在摸索,大家正好可以一起寻找。”任鸣最后说道。小剧场,老朋友。如今任院已逝,谨以今年6月11日晚“向戏剧致敬——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建院70周年纪念演出”的压轴节目《向戏剧致敬》,杨启舫的诗文祭奠这位实不该这么早就离开人艺、离开广大话剧艺术爱好者和观众的艺术家。“向人艺人致敬,不管这世界多少欢乐,多少炎凉。只要大幕拉开,钟声敲响,只要站在这舞台上,我们用信仰把经典传唱……我们宁愿在别人的注视里,让自己的眼泪流淌;我们甘心在自己的世界里,把别人点亮;我们演绎世间的悲欢离合,却掩藏了自己惆怅;我们习惯在掌声响起后,一个人孤独地离场……向人艺人致敬!让我们把高举过头顶的手臂,连接成穿越时空的走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