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昆明资讯 - 北京一银行职员携巨款潜逃近20年 从未离开北京靠卖房款谋生

北京一银行职员携巨款潜逃近20年 从未离开北京靠卖房款谋生

发布时间:2022-06-22  分类:昆明资讯  作者:admin  浏览:6348

2003年,26岁的李伟是招商银行北京分行某支行的储蓄员。趁着一个夜班,他从保险柜里偷了近200万元现金潜逃,历时近20年。将近20年的青春,他在躲藏和伪装中度过。虽然他没有离开北京,买了三套房,但他却躲在一个无形的笼子里,永远躲在黑暗里。如今,人到中年的李伟终于结束了惊恐的生活,等待他的将是牢狱生活。“20年来,我一直和父母在北京,但一直不敢和他们联系。出狱后,我会尽力弥补对父母的亏欠。”李伟说他终于可以坦然面对一切了。当他发现银行的漏洞后,伺机实施了蓄谋已久的计划,时间被拨回到20多年前。1997年7月毕业后,20岁的李伟进入招商银行北京分行某支行担任储蓄员。2001年,经朋友介绍,李伟认识了护士刘芳,并于次年结婚。婚后,李伟虽然过着甜蜜的生活,但渐渐和妻子有些摩擦。他认为妻子总是歇斯底里地说他,让他无法忍受,于是有了离婚的想法。但是,李伟的父母不同意他离婚。同时,由于性格内向,李伟在银行的工作也不尽如人意,总觉得自己可能会被公司辞退。面对生活和工作中的种种困难,李伟有着深深的挫败感,一心想要尽快走出来。李伟在工作中发现,单位的储蓄工作存在漏洞。每天下班后,柜台上的现金没有放在金库里,而是放在一个小保险柜里。“如果能拿走大量现金,就能过上自由自在的生活。”这时,李伟把一个计划深深埋在心底,决定等待时机实施。2003年春节,李伟的银行业务比较少。2月4日,下班前,银行结算私人业务时,李伟告诉两个同事,这几天他的业务太多了,可以把钱都给他。2月8日,他把钱交给银行,避免资金积压。因为2月8日两个同事没上班,觉得李伟说的有道理,就把钱交给了李伟。看到他把钱锁在柜子里,他们没有注意到任何异常。其中一位负责审核的同事回忆,在银行的规定中,允许储户之间转账,这是柜员之间正常的转账。保险箱采用双开管理。李伟拿着保险箱的钥匙,她有密码。但她每次输入密码,李伟都在看着,可能知道密码。另一位同事也回忆了2月4日李伟的异常。当天下午5点左右,晚上6点半要上夜班的同事接到李伟的电话,要求换班。由于是春节期间,这位同事也没发现什么不妥,就爽快地答应了。2月4日下午6点半后,李伟开始实施他蓄谋已久的计划。在银行营业厅的储蓄区转悠了一刻钟左右后,为了躲避柜台的摄像头,李伟把柜台下的保险柜推到了营业厅的后面。在营业厅后面没有摄像头的房间里,李伟用密码和钥匙打开保险柜,取出近200万元现金,然后将保险柜推回营业厅。前后用了3分钟。李伟有个习惯,每次值班都会把自己的被子拿到值班室休息一下。他把被子放在值班室,把保险柜里偷来的钱用被套和床单装好,当晚就休息了。第二天早上5点半左右,李伟拿着钱从银行后门走出来,开车从银行前门离开。当天,李伟开车到丰台区某停车场,打车去天津。到了天津后,李伟用之前银行几个客户留下的身份证,在天津的几家银行办了几张银行卡,把钱分散到这些银行卡里,然后打车回了北京。由于无法使用身份证,用非法资金以女友名义购买房产并一夜暴富的李伟回到北京,在城里租了一间房。无所事事的他不敢出门,每天只能在网上消磨时间。不久,李薇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叫孙艳的女人。在孙艳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长大,她总觉得在家里感觉不到温暖 他自称严拥军,在汽车行业工作,可以在网上工作。他父母双亡,亲戚在外地,没有联系。李伟和孙艳相处后,他们的关系一直很好。李伟以孙艳的名义先后在北京西城区和密云区买了三套房子和两个车库,他也在密云区和西城区居住。孙艳认为房产是李伟以她的名义买的,说明李伟想踏踏实实地和她一起生活,所以对李伟没有怀疑。因为没有来自父母结婚生子的压力,也因为出身家庭的心理阴影,孙艳并不急于和李薇结婚。这些年,两个人都没有出去工作。早些年,他们靠卖密云区的房款为生。案发前,他们靠在西城区租房为生。因为这几年孙艳急着要孩子,李薇知道不能登记结婚,所以两人有隔阂,从男女朋友到普通朋友。李伟潜逃后,像凭空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消失过。因为不敢用身份证,李伟干脆扔了。考虑到在其他地方无法避免使用,他一直没有离开北京。虽然他和父亲昆明新闻母亲很亲近,但他害怕被抓。20年来,李伟从未联系过父母和亲人,即使远远地看他们一眼,也成了奢望。很难逃脱罪行。他认罪悔罪。今年1月11日,北京警方在海淀区将李伟抓获,并于次日将其抓获。公安机关经侦查,于3月11日以职务侵占罪将李伟移送西城区检察院审查起诉。到案后,李伟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据李伟交代,他买的房子都是自己付款的。因为不能用身份证,他用孙艳的名字注册。孙艳不知道他的钱的来源。每当对方问起,他都会以炒股等各种理由搪塞。据西城区检察院检察官陈宇萍介绍,直到李伟被抓,孙艳才知道和他同居多年的男子就是李伟。最初,孙艳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以她名义购买的房子和车库是两人共同出资,但李伟支付的钱更多。李伟被抓时,他们在西城区还有一套房产和两个没有产权的车库,其中房产价值350万元。如果真如孙艳所说,房产是两个人共同出资,李伟会从银行拿走近200万元用于还款,剩下的钱就是合法的私人财产吗?对此,办案检察官合情合理,令人感动。之以情,向孙艳明确指出,这些年他们二人都没有工作,主要靠卖房款和租房款为生,这些钱和炒股的钱都源于李伟从银行拿走的赃款,而在买房时孙艳拿出的钱说到底也是李伟给的,实质上还是赃款。经过办案检察官的释法说理,孙艳表示虽然已经和李伟分手,自己手里没有那么多钱,但愿意积极退赔。最终,西城区检察院认定孙艳于案发后出售西城区房屋所得的售房款350万元均系赃款,除退赔银行损失外,应当全部予以收缴。同时,办案检察官对孙艳进行了心理疏导,孙艳说:“感谢你们给了我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我想等李伟出来跟他重新生活。”后办案检察官在讯问李伟时转达了孙艳的这些话。潜逃近20年,无法对父母尽孝,无法与亲人相见,躲躲藏藏的隐匿生活,使李伟心力交瘁、备受煎熬。面对办案检察官,他深深地忏悔道:“我知罪、认罪、悔罪,重新做人弥补自己犯下的罪。”“如果孙艳愿意等我,我出来后一定会与她结婚,给她一个结果。”目前,该案已由西城区检察院移送法院审理。(文中李伟、刘芳、孙艳均为化名)(来源:正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