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昆明旅游 - 北交所上市公司超百家:后续扩张可期 北交所指数的推出指日可待

北交所上市公司超百家:后续扩张可期 北交所指数的推出指日可待

发布时间:2022-06-24  分类:昆明旅游  作者:admin  浏览:6264

图/ic北交所迎来又一个里程碑时刻!6月24日,随着姬友股票的上市,北交所迎来了第100家上市公司。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北交所上市公司数量达到100家意义重大。北交所的市场定位是坚持服务创新型中小企业。值得注意的是,在北交所全百家上市公司的背后,北交所的审核也开始了“加速”。有业内人士指出,更多的北交所企业IPO将在2023年和2024年到来。在北交所的后续发展中,“北交所指数”的推出备受期待。北京南山投资创始人周运南认为,北交所上市公司在突破100家之后,进入了一个新的量级。100多家基金会,北证指数落地指日可待。中小企业上市进程更加顺畅,后续扩张速度被寄予厚望。6月24日,姬友股票在北交所上市,共有100家企业。分行业看,76家为制造业,14家为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4 .家庭属于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3 .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行业及其他。具体来说,制造业多为通用设备、计算机、通信及其他电子设备、仪器仪表、专用设备等高技术制造业。北京南山投资创始人周运南在接受贝壳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Select Layer成立已近2年,上市100家很正常。随着北交所配套改革政策的逐步完善,以及层级制改革后创新层的大规模扩张,北交所的上市步伐将会加快,质量也会越来越好。川财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所所长陈力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北交所上市公司数量的变化首先反映了在注册制下,中小企业上市流程更加顺畅,制度的优化使得资本市场对中小科技企业的支持力度不断加大;另一方面也反映出我国制造业发展日趋完善,有大量中小型专业化、特色化的新型企业,潜力巨大,受到资本市场的关注和重视。他还表示,经过几十年的市场经济建设,中国有大量的民营中小企业,其中不乏在某些细分行业具有独特技术能力和竞争优势的优质企业。随着注册制改革的全面推进,预计北交所企业数量将加速扩张,将资本市场与更多优质企业对接,从而助力整体经济发展。山东财经大学金融学院特聘教授张科良表示,2023年和2024年将会有更多公司上市。“截至2021年,我国国家级专精特新企业超过4000家,今年将认定3000多家。此外,将在省部级认定10万家专业化、特色化新企业,在地市级认定100万家专业化、特色化新企业。只要这条路径行得通,后续优质企业的供给就会源源不断。”值得注意的是,在北交所快速扩张的同时,一些企业也转移到了科技创新板等其他板块。陈力指出,北交所转板机制的顺利运行,实际上是对北交所作为上市板的认可,也是打通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关键举措。短期来看,部分企业可能想通过转板获得更高的估值,但长期来看,随着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的完善,资金流动更加便捷顺畅,估值更多 据了解,5月20日过会的汇丰钻石在北交所申请IPO仅用了71天,创下了此前由克莱特保持的81天的新纪录。陈力认为,今年以来,我国局部地区的疫情对整体经济增长造成了一定的压力。5月份以来,随着疫情逐步得到控制,北交所加快审批速度,有利于减少企业候审等待时间,通过资本市场融资缓解经营压力,促进企业健康发展。张科良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国家改革政策的出台到实际的市场效果肯定有一个时滞,包括政策解读的时滞、制度规则落地的时滞、市场主体对扩散认识的时滞、市场主体组织行动的时滞。所以北交所成立后,到今年5月份,可以说无论是一级市场的发行,还是二级市场的交易活跃度,都是因为这个时滞期。这期间一级市场发行速度不快,二级市场交易不活跃。5月份以后,审计开始提速,因为年报财务数据补充后,开始进入审计高峰期。北交所指数推出在即,有助于北交所后续发展引入更多增量资金。讨论最热烈的是“北股指数”的推出。在周云南看来,北交所上市公司在突破100家之后,进入了一个新的量级。100多家基金会,北交所指数的落地指日可待。“乐观的预期应该是,北交所的指数方案可以在近期落地。”周运南认为,北交所指数年内将推出时间成熟的四个基础:一是指数编制方案基础,基本成熟,因为左边有新三板十个指数基础,右边有沪深市场指数经验;二是板块操作的基础。北交所是从选楼翻译过来的,顺利运行快2年了。北交所和昆明新闻开通已经7个月了。第三,样本数量是基础。周五第100家公司上市,指数成份股充足;第四,技术基础。1月18日,北交所发布公告称,委托中证指数有限公司进行指数开发、维护和实时计算管理。陈力指出,北交所指数的出现有利于将增量资金引入北交所市场,从而更好地为北交所上市公司提供融资服务。而且北交所的企业多为专门从事创新的中小企业,北交所指数的发布对于了解中小企业的经营状况有一定的积极意义。如何进一步推动北交所的发展?陈力认为,首先,要继续推进注册制改革,为优质企业打通上市通道;其次,加强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监管,避免违法事件的发生。张科良认为,北交所目前能观察到的是交易活动的下降,在流动性方面也开始出现两极分化,这可能出乎市场的预料。但基于目前的行情,可以反映出机构以及个人投资者心态或者说是对价值投资的认知并不如监管部门所预期的积极,究其原因还是30多年的沪深交易所带给大家的惯性思维太强大,认知的转变或者共识的形成。在他看来,接下来北交所的发展,一方面需要积极宣传价值投资的理念,另一方面需要体现出赚钱效应。建议让国家队首先冲锋陷阵,国家成立引导基金、母基金,带动社保基金先入场,取得胜利,随后市场资金才会进来;之后,可以通过出台引导政策,比如,投资北交所即支持专精特新、支持普惠金融,可以给予公募基金税收减免并给予精神物质奖励等,进而形成趋势。“也就是说,北交所的建设,必须先用非市场化的手段,然后再用市场化的手段,二者结合才能获胜。”张可亮认为。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胡萌 编辑 陈莉 校对 陈荻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