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昆明资讯 - 太阳镜里的照片

太阳镜里的照片

发布时间:2022-07-19  分类:昆明资讯  作者:admin  浏览:3572

金科又到了炎热的夏天。这个季节出门喜欢戴墨镜,经常会想起与之相关的往事。1974年春天,我从合肥六中毕业后,出路只有一条,就是下乡当所谓的“知青”。去农村之前,有个家境不错的同学让我去北京旅游,说要承担我的往返费用,这让我很心动,我就把这件事告诉了父母。那时候去首都旅游对我们家来说无疑是一种奢侈。可能我爸妈是想给即将成为农民的大儿子一些安慰,其实也是咬咬牙同意了。刚到北京时,我意识到那里的阳光很猛烈,很刺眼,于是我们买了一副太阳镜。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戴墨镜,不仅让我的眼睛感觉舒服多了,也让我的眼睛看起来更洋气了。我们戴着太阳镜,在北京的各个景点拍了一些照片。在农村插队不久,我收到了一张盖有县知青办印章的“知青证”,上面标明了我的身份。我选了一张和同学在北京拍的照片,嵌在知青卡里。那张照片是在紫禁城的皇家花园里拍的。我们坐在长椅上,戴着墨镜,喝着汽水。我很喜欢这张照片,觉得挺别致的,所以一直把它放在知青证里,经常炫耀,挺引以为豪的。我插队的村子离县城不远,大概五里地。冬天经常和一些农村青年在县城闲逛。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看到县城里正在举办一个关于阶级斗争的展览,我们就进去了。参观过程中,一个跟我一起去的农村青年无意中碰了一个展品,工作人员跟他说了几句话。他不服气,和工作人员吵了起来,很快被听到声音的民兵带到展厅的一个办公室,我们几个人也跟着。办公室的一个工作人员让小伙子出示证件,而和他一起去的农村青年都没有任何证件,只有我带了知青证。工作人员看了我的证件,跟农村青年说了几句话后,告诉我,暂时在这里办我的知青证。他们要把这个事情汇报给领导,需要留个证明让我明天下午去取。第二天下午,我再次来到展厅的办公室。除了前一天遇到的几个工作人员,还有一个看起来像干部的中年人。这个人上下打量了我一会儿后问:“你知青证上墨镜照片里的人是谁?”我说其中一个是我,另一个是我同学。然后他问,这张照片是在哪里拍的,谁拍的?我说是在北京故宫拍的,我让一个游客拍的。他听完之后停顿了一下,然后义正言辞地对我说:“我们领导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很生气。让我好好教育批评你。昆明信息是农村知青。不能崇洋媚外,学资产阶级的颓废生活方式。你不是羞愧,而是骄傲。早上我们给公社打电话,问你的情况,说你各方面表现都不错。但我们要没收这张照片,以免继续毒害。希望你们以后学学穷中农,不要学资产阶级流氓的习气……”听到这些话,我虽然哭笑不得,但也只是假装真诚地点点头,说好,好把知青证拿回来。幸运的是,有一张照片的底部拷贝。回合肥的时候,我又去照相馆冲印了一张,却不敢再放进知青卡里。